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夜遇

伍X史


史今抬着缠裹了厚厚一层纱布的右手,用左手把熄灭的手电筒揣在怀里,从新兵连的宿舍出来。深秋的夜晚,看不到星星,抬头只见一轮冷月。史今打了个哈欠,又紧接着一个寒战,不由缩起了脖子。

史今转头看到远处墙根儿下一个红色的小光点一明一灭,他静静的立在原地,想着等适应了黑暗好瞅瞅到底是谁熄灯之后还胆大包天跑外面抽烟,然而对方竟然先小声的咳起来,短短两声,让史今暗骂了一句“操”,这个声音,化成灰他都认得。

此时史今的眼睛已能视物,他看到那个人也许是因为天气冷,略微佝偻着背靠墙面,不似平时总是一副挺拔高傲的身姿,他的右脚斜斜交叉并在左脚外侧,正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去取嘴里叼着的烟,吊儿郎当的做派十足。史今想到这个人白天活像一支绷紧的弓弦,此刻却松懈成这个模样,不由得暗暗嗤笑起来。

侧向而立的伍六一没有发现史今,他取下烟轻轻弹着,仰起头出神的望着月亮,不知想到了什么,静静的在那里发怔,徒留指尖的香烟发出暗红色的微弱光芒。

史今默默观察着他,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刚入伍那时的伍六一,一个愣愣的只知道在训练时往前方猛冲,从来不懂得用技巧的傻小子,想起自己教给他每一个小窍门时,他都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说,班长你怎么什么都这么厉害。那时的伍六一脸庞的轮廓比如今柔和许多,虽然和此刻月光下孑然而立的伍六一一样孤独。

史今收拾起突然而至的情绪,走到伍六一身边:“班副,你如今带头犯纪律可是越来越不知道收敛了啊。”

伍六一冲史今笑笑,边掐烟边简短的道:“在等你”,算是解释。

史今心里一热,头却下意识的别开:“许三多这孩子,连睡觉都比别人动静多……”

伍六一嗤笑了一声:“他也就那点儿能耐,难不成白天砸了你的手不够,晚上还要你给他唱摇篮曲儿、喂奶?”

“滚犊子!”史今踹伍六一,“反了你了……”

“当心手班长!”伍六一没躲,反而迎上去扶史今,生怕他因为手不方便摔了跤。

“嘿你还来劲了,”史今一点不领情,“你史班长脚下功夫有那么差吗?还用你扶?”

“不用,不用,”伍六一点头哈腰,顺手取过手电筒替他揣着。

史今突然想起件事:“哎我上次给你烟是两个礼拜前的事儿了,你咋现在还有烟抽呢?可别让我发现你占别人便宜。”

伍六一这下急的一头短短的圆寸都炸起来:“你乱说什么?!这是我自个儿买的!”

史今瞪他瞪的更凶:“扯淡!你口袋里有多少钢镚儿我不知道?”

伍六一脸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这个月我刚领了全团大比武第一名的奖金你是不是忘了?!”

史今一口气噎住,被夜风激的连打了两个哆嗦,最后向对方低声下气道:“是班长错了,不只是忘了你领奖的事儿,还忘了你每礼拜一包烟,咳最近这脑子也不知怎么了……”

“你也是可笑,还真把给我买烟当成你自个儿的责任啦?”伍六一低头闷闷的说完,转身就走,“查完房就赶紧回去钻被窝,这大冷天的站墙根儿底下揪扯算怎么回事儿……”

史今慌忙赶上去拉住伍六一,动了半天嘴唇想说什么,可最后竟然憋出一句:“你别担心许三多。”

伍六一弯起嘲讽的嘴角:“我担心他?他一个猪脑袋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担心你和咱们三班的成绩还差不多。”

“我不是这个意思!”史今苦着一张脸,不知该怎么替自己辩白,“我的意思是,我跟许三多,和我跟你,不一样。”

伍六一睁大眼,冷风吹过,吹起一身鸡皮疙瘩。

“还没明白?”史今看他没反应,只好再附注一句:“所以,你不用担心,许三多会把我……抢走……哎呀困死了赶快回去睡!”

伍六一慌忙打开手电给史今照着路:“班长你慢点儿吧,别净挑黑地儿走。”

伍六一跟着史今的背影大步向前迈着,紧了紧自己的外衣,这还没到隆冬呢,怎么就浑身打起哆嗦来?

END

评论(6)
热度(20)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