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伍史,all舅。杂食无节操。

【羽葲向】中秋夜

大过年的,怎能无肉?

子工虫:

架空,双性,有生子提及,注意避雷


架空,双性,有生子提及,注意避雷


架空,双性,有生子提及,注意避雷




✿全文戳我✿

军师龙x黑社会大哥虞,一个非常 tiny 的脑洞,极度 ooc。

虞啸卿斜靠在气派的太师椅里,一双腿搭在扶手上,和满屋子的古董花瓶书籍字画形成刺眼的反差。他穿一条颜色不分明的牛仔裤,长长的裤脚堆在脚踝边,脚上却是一双混不吝的夹趾拖鞋,没规没矩的晃啊晃。

“腿真他妈的长”,这是龙文章看见虞啸卿的第一个反应,他扶了扶自己的金丝边眼镜,然后扬起手中的文件夹,文质彬彬的开口:“虞老板,您这账做的也太糊涂了,照这么下去,别说拓展版图了,保住老本儿都嫌志向太过高远......”

“啧”,虞啸卿不耐烦的冷哼一声,“你不会真是个书呆子吧?我干的本就是无本儿生意,哪来的保本一说?”

“哦?那是我信口开河了”,龙文章正了...

想看师座的痞子受。
“你他妈算什么将啊?”
团座内心 os :等到了床上你就知道我是什么将了。”
(逃)

处女剪,画质渣剪刀渣,见谅!

虎口脱险

伍史小段子。毫无逻辑。史今退伍,伍六一进老A设定。


史今被银行抢劫犯用枪狠狠盯着太阳穴的时候,双手微微发抖,但不是因为害怕,只不过是离开火热的钢七连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自己平凡的人生还能有这样激发血性的时刻。

歹徒凶狠的挟持着他,但大部分注意力却放在了对面五十步开外的警察身上。双方正在徒劳的谈判,拉扯。史今捕捉到警察扶了一下耳机的动作,狙击手该就位了,他下了判断。

下一秒,他的眼睛被一束光微晃了一下,他差些惊慌失措,但很快镇定下来,微微低头,那束光斑正静静停在他的胸口。躲在身后的歹徒仍然全神贯注的与警察对峙,这给了史今开小差的机会。

光斑开始缓慢而从容的移动,向下移到他的腹部,然后划...

生日礼物

段邢,小段子。女装预警,注意避雷。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jHVsrOi 密码: fy6g

呃微博小号密码找不回来,发图片也被屏蔽……只能走网盘了……

我们(06:光)

算是提前给炮哥的生贺,炮哥辛苦了!

照旧,夹带私货议论文预警。

以下只是个引子。


或许在二十年前的某个平行时空里,其实是这样的场景:

陈羽凡第一次敲开胡海泉的家门,看到他沐浴在阳光中的背影,优雅从容的在双层键盘上弹奏完一曲《爱浪漫的》。陈羽凡遏制不住从心底涌起的冲动,想说一句邀约,可是那句邀约不知怎么死死卡在喉咙里,开不了口。

然而胡海泉转过身来说:陈羽凡,上次我买了你的歌,听完之后就一直在想,你愿不愿意和我组一个组合?

陈羽凡狂喜,可是沉重的犹豫并没有因此退却,他只能回答: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站上舞台。不……不是没有准备好,我喜欢舞台,喜欢极了,只是……我害怕随之而来的代价。...

英雄 or 美人?

高等 x 林峰。不是什么正经的文,一个夹带私货的小段子。


林峰曾无意中发现高等私藏的一个小本子,翻看了几页之后才发觉,这个吊儿郎当的徒弟居然是个很不错的画手,大多是简单的素描,但是画什么像什么,寥寥几笔都极有神韵。

然而再翻几页,林峰老脸暗暗红起来,因为高等所画的对象绝大多数是他,比例高的不正常,绝不正常。画他坐在泥土里排雷,画他背着背包操练,画他凶巴巴吼人的样子,画他沉思凝神的侧脸,还画他……刮胡子,下巴微微扬起,泡沫涂了半边……

林峰一阵心跳,啪的合上那个不起眼的本子,又忍不住重新翻开,耐着抓心挠腮的羞耻和好奇继续往后翻,翻到一页,高等在上面画了两个他,分居于页面的对角,一个是他...

我们(05:与你相约)

一年多前的坑,在思念涛哥的日子里翻出来填一填。下次填,希望是二十年,巡演也好,新专也好,与你相约。

和前四章一样,照旧夹带私货议论文预警(。)

注:一切都是梦幻,从来与真人无关。


又过了些年,他俩决定举办一场婚礼。日期选在了四月一号,一个玩世不恭的日子,反而投射出过分了的认真。连古人都早已看破,那些表面上蔑视礼法如嵇康之流,才是心底里最看重忠义孝悌的。

婚礼的氛围是往轻松搞笑的路子上靠的,一本正经的衬衫礼服,像模像样的“在一起”结婚证书,红彤彤的证书内页上,是两个人并肩拢头的笑容,以近四十不惑的年纪来说,笑得其实有点儿没心没肺。

婚礼是神圣的,这其实看怎么说。对于那些没怎么长途跋...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