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已停产),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我实名请求《苦药》《蜀道难》《沉沦》《身外事》更新;我实名请求攻苏产舅攻粮喂我。

(饿到不要脸)

虞啸卿 x 时光。激情嗑虞攻!(饿到变态)


后来,虞啸卿在离禅达千里之外的战场见到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是时光。虞钧座恍惚以为张立宪回来了,他问:时光能否倒流?时光答:时光只会飞逝,不会倒流。时光想,屠先生也曾这么问过。

无题

*!RPS 小片段,张博 x 舅。

脑洞来源:舅在锅盖头剧组的军装衬衫照。


张博回到宾馆房间的时候有点愧疚,老邢为了等他,戏服都没换,歪在躺椅上睡了过去。谁让自己人缘儿好呢,说是来探班,一落地倒先被酒肉朋友劫走了。

张博弯腰摸他掌心,老邢睁开眼,眼神在略昏暗的光线下飘了片刻,然后温柔的落在张博脸上。

张博也不客气,跨坐在老邢腿上,扯过他领带卷在手指上玩儿。淡蓝色衬衣,深蓝色领带和长裤,配这个沉静的男人再合适不过。

发型不错。老邢摸他新剪的短发,一丝不苟的袖口飘出若有似无的气息,张博攥住他手腕。

你瘦了,佳栋。虽然老邢年长他许多,别人都喊佳栋哥,但他一开始就直接喊他“佳...

书与枪

段邢小段子,但重点大概不是CP,重点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梗来源:团长时期,康导给几个主演房间配了真枪。


段龙难得有时间去邢雪松的房间坐上一坐。每天拍完戏,浑身骨头像被抽空了一样,踩着云端高一脚低一脚的摸回自己屋,脸扑进枕头里,直接昏死过去。

偶尔也有累过劲儿的时候,这才知道入睡也需要最低限度的体力支撑。正好,端一盏红酒去敲邢雪松的门,反正这位领闲主演八成又在窝着读书。于是,一屁股栽进沙发,你看书,我抿酒,不用费力气说话,彻骨的疲劳反而有了一份依托。

几次下来,段龙发现一件事,搁在邢雪松床头柜上的手枪,位置从未变过。他能注意到这种细枝末节,纯粹是因为那把枪的姿势实在有些惊险,半截枪管...

舅x伍六一。水仙小段子,大概有点OOC,嗯。祝各位新年快乐!


伍六一在明晃晃的阳光中醒来,枕边是空的,心中一慌,腾的跳下床,就看见阳台上被纱帘遮掩的背影。他松一口气,瞧了一会儿那人一身白衣白裤云淡风轻的样子,这才扶着腰,缓缓走到邢雪松身旁。

“……你怎么拿我烟抽……”

邢雪松回过头,伸手去摸摸伍六一压了一夜有些不乖的头毛,笑,“醒了就去吃早饭。”伍六一这时才闻到香味,隔着卧室瞧一眼,煎鸡蛋和粥冒着热气,端端正正摆在餐桌上。

“嗯……”他没动,还盯着邢雪松手边原本属于自己的那盒烟,但是肚子偏偏这时不争气的叫了两声。邢雪松就不怀好意的朝他弯起嘴角,伍六一脸一红,逃也似的去餐厅。

邢雪...

虞宪小段子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写的是个啥……


上南天门的前一个晚上,龙文章梦到了虞啸卿。

虞啸卿在削黄瓜。他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白色长裤,站在厨房里——好吧,龙文章推测那应该是厨房,里面的陈设不太像是他这个时代有的东西,宽大洁净的不锈钢台面,闪着柔和的银灰色光泽。

虞啸卿握着一个小巧的削皮器,正利落的令一只墨色的黄瓜露出里面浅色的嫩肉,一条一条。虞啸卿的手臂肌肉随着这样的动作轻轻耸动。龙文章情不自禁抬头看他的脸,那人的发型和胡须倒是没有变,乌黑乌黑的,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愉快还是不愉快,很平静的样子,令龙文章觉得陌生。

虞啸卿手中的那根黄瓜格外鲜嫩,甚至有少许的绿色汁液被挤压出来,溅了几滴在他小...

这文字实在是......太霸气,也太深情。想为我CP大哭一场,你们是人间的奇迹。

无题

邢张小段子,没啥情节。最近突然有点沉迷温柔舅攻……


张欣欣不喜欢邢雪松随便亲别人的坏毛病,发作过几次,邢雪松好脾气的答应下来,亲倒是不再亲了,但动不动就搂人肩膀,趴人背上的小动作反而变本加厉起来。张欣欣气结,这人是有多蠢,连举一反三都不会。但他没再发作,邢雪松不擅言辞,却比大多数人更加沉迷温情,念及此,便不忍心剥夺他表达温情的独特方式。而那一缸一缸的醋,自己喝了也就喝了,权当软化血管延年益寿了。

到底还是心有不甘。当年在士兵剧组,就因为邢雪松亲了他,并且以为邢雪松只亲过他一个人,张欣欣才会一头栽进情网的,没想到只是单纯的撩,哦,让邢雪松说的话连撩都不是。不是就有鬼了!小太爷这辈子就没见...

虎口脱险

伍史小段子。毫无逻辑。史今退伍,伍六一进老A设定。


史今被银行抢劫犯用枪狠狠盯着太阳穴的时候,双手微微发抖,但不是因为害怕,只不过是离开火热的钢七连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自己平凡的人生还能有这样激发血性的时刻。

歹徒凶狠的挟持着他,但大部分注意力却放在了对面五十步开外的警察身上。双方正在徒劳的谈判,拉扯。史今捕捉到警察扶了一下耳机的动作,狙击手该就位了,他下了判断。

下一秒,他的眼睛被一束光微晃了一下,他差些惊慌失措,但很快镇定下来,微微低头,那束光斑正静静停在他的胸口。躲在身后的歹徒仍然全神贯注的与警察对峙,这给了史今开小差的机会。

光斑开始缓慢而从容的移动,向下移到他的腹部,然后划...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