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我们(02:种子)

【时间轴混乱预警】【夹带私货预警】


如果按照时间顺序,将他们的专辑一张一张听下来,一定会有感于这些作品气质的不断变化。如果说《冷酷到底》是那些小暧昧小情感的悄悄萌芽,《没你不行》是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热恋开花,那么,《热爱》就是在地底疯长的暗恋的枝蔓,那些掩藏不了的诗意,那些快要沸腾的天马行空,无不昭示着,这些作品是被压抑了对象的表白,而这表白太过热烈,令人忍不住去猜测当事双方其实从来都心知肚明。

双向暗恋就是这样,即使那只是一层窗户纸,双方都小心翼翼去搞平衡的情况下足可以维持其相当长时间的完整,可就是因为那只是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也都是早晚的事。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失去平衡的时刻,和他们历史上极其少有的一桩负面新闻紧密相关。

恰逢《热爱》销量节节攀高,那段时间他们马不停蹄的赶场签售,虽有些焦头烂额可更多的是兴奋满足,直到那场由于主办方过错而临时取消的签售到来。想到正在场外苦候的歌迷,得知消息的胡海泉只觉的怒火中烧,已气得微微发抖,然而职业素养仍然驱使着他无意识的操起话筒,在他还没想好要说什么之前,面前的方桌毫无预警的被身旁的搭档一把推翻。

那之后一瞬间胡海泉立刻撂下话筒,转身随搭档离去,连十分之一秒的错愕都没留下,放佛刚刚正是自己的大脑指挥陈羽凡将桌子掀翻在地。

那天很晚,他们才撇开一切繁杂人等,找了个清净的小饭馆一起吃饭。那顿饭,胡海泉吃的很少,陈羽凡却吃了很多。他们都没有说话。

吃完饭,两人漫无目的的压着马路,陈羽凡低着头忽然说:“对不起。”又说:“我不该那么幼稚冲动,给所有人添了麻烦,给你添了麻烦……你……你怪我吗?”

胡海泉笑出了声:“我要说你那么做其实让我觉得还挺爽的,你会信吗?”

陈羽凡以为是反话,越发不安的绞着自己的两只手。

谁知胡海泉继续说:“我说的是真的。我其实比你还要气,只不过我从小的教养不允许我发泄,是你替我发泄出来了。你掀桌子的那一瞬间,我一点儿都不尴尬,只觉得浑身畅快!”

陈羽凡惊讶的望了一眼搭档,随即明白即便他说的是真话,目的也是为了开解自己,不由大为感动。

胡海泉又说:“另外,不论现在还是以后,不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陈羽凡站住脚:“真的?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怪我?”

胡海泉也站住,认真的点了点头。

陈羽凡揽过胡海泉,迅速亲吻了一下他的嘴角:“我这样,你也不会怪我?”

胡海泉无言以对,一双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亮。

陈羽凡于是认为自己得到了默许,立刻再次亲了上去,这一次他咬住了对方的唇瓣没有放开。

多年以后陈羽凡回想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刻捅破窗户纸,会觉得既是水到渠成的行为,也是一次激情作案。水到渠成是因为毕竟他也暗恋自己的搭档不短时间了,至于激情作案,掀桌子的出格事件本来就已经把人的理智冲垮了不少,更何况,胡海泉那天、那一刻表现出来对他的包容和宠溺,让他想不彻底沉沦也做不到。

是的,陈羽凡很早就明白,这世上有千千万万才华横溢的胡海泉,真诚善良的胡海泉,帅气可爱的胡海泉。可是,撂下话筒就跟他走的胡海泉,全世界只有这么一个。

爱情的种子他们早一起埋下,如今终于发了芽开了花。不过仍然谁也没有料到,为了看到这颗种子结出果实,他俩一等就是七年。

TBC


评论(5)
热度(16)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