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我们(06:光)

算是提前给炮哥的生贺,炮哥辛苦了!

照旧,夹带私货议论文预警。

以下只是个引子。


或许在二十年前的某个平行时空里,其实是这样的场景:

陈羽凡第一次敲开胡海泉的家门,看到他沐浴在阳光中的背影,优雅从容的在双层键盘上弹奏完一曲《爱浪漫的》。陈羽凡遏制不住从心底涌起的冲动,想说一句邀约,可是那句邀约不知怎么死死卡在喉咙里,开不了口。

然而胡海泉转过身来说:陈羽凡,上次我买了你的歌,听完之后就一直在想,你愿不愿意和我组一个组合?

陈羽凡狂喜,可是沉重的犹豫并没有因此退却,他只能回答: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站上舞台。不……不是没有准备好,我喜欢舞台,喜欢极了,只是……我害怕随之而来的代价。

胡海泉似乎立刻明白他的隐忧,他拍了拍胸脯,洒脱一笑:有我呢,你只管唱就行了。


以上是引子。

这篇 TBC

评论
热度(7)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