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巴掌

袁伍小段子。伪龙虞?


“你不像个班副,倒像个将军。”

伍六一怔了怔,不明白这句没头没脑的评语怎么冒出来的,居然还是在双方情事最火热的时刻,那家伙的东西正在他里面撑的满满的,两具紧密纠缠在一起的身体被汗水蒸腾的又热又黏,大脑已经无法给出任何有意义的回应。

况且,他脱下军装多年,班副早已是前尘往事,更别说将军。

谁知道这死老A又作什么妖,索性抿唇不答,阖眼抬腿磕一下身上人的屁股,以示催促。

袁朗从善如流,重启攻势,心底却难以抑制的涌出哀伤。伍六一可说是十全十美,同样拥有一身傲骨,然而从身体到心灵都对他完全开放,一点也不像当年那个人,和他相处的有限岁月里倒有一大半时间冷若冰霜,即便在最亲密的行为中也多少梗着性子,如伍六一般热情顺从的时刻几乎绝无仅有。

同样是轮回转世,为什么偏偏只有自己记得,对方却不记得?记忆引领袁朗找到前世的牵绊,他一直当这是所能想到的最圆满的幸福,却也时常快在这幸福中溺死时被深刻的思念猛烈击中。

以往他都习惯性的将这思念悄悄压下,告诫自己你已经找回你最宝贝的东西,而且更好。可是这次,他觉得再难以自制。

“昨晚我梦见你变成一个高级将领”,

袁朗俯身在伍六一肩头,一边不紧不慢的律动,一边呓语般说道,似乎在解释之前那句没来由的评语,

“我是你手下的军官,我喊你……师座……但你好像不是很待见我,梦里你赏了我一个巴掌,呵……”

“巴掌?”正全心全意在情yu里浮沉的伍六一终于被吸引了一点注意力,他掰过袁朗的脑袋,抬手轻轻在他脸上刮一下,眼里还含着被情事滋润的笑意,“像这样?”

袁朗怔住了,这一下太过柔情蜜意,已经彻底歪曲了“巴掌”一词的定义,但偏偏让他觉得那精髓还在。

而且,准确的令人战栗。

他低头噙住伍六一的嘴唇,进行着更为激烈的交gou,一半是为了掩饰不受控制涌上眼眶的泪水。

伍六一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他也没想反抗,只是呜呜作声,间或抹一把脸上从袁朗那里滴下来的咸咸的液体,再胡乱涂到那人背上。

要不是被死死堵着嘴,他一定讨饶:

“有你这么挥汗如雨辛勤耕耘的下属,怎么舍得赏你巴掌?”

End

评论(19)
热度(29)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