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沈汉强x推子。一个画面,一如既往没啥情节。


推子下了工,急急忙忙回屋洗了把脸,又往脑袋上胡乱撩了点冷水解暑,换上件干净的白背心,看一眼挂钟,发现已经晚了十分钟,火急火燎出了门,迈开长腿朝巷子口跑去。

快到巷口发现沈汉强正靠在墙边,嘴里叼支烟,转头看见自己,就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推子不知不觉放缓脚步,刚刚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立刻冲沈汉强笑起来,又热情又有点羞涩。

到人跟前先道歉:“真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沈汉强把烟擎在指尖,一边笑着说没关系,一边打量他,“你怎么总是一副汗津津的样子”,伸拇指轻轻抹一下对方挂着汗珠的鬓角。推子下意识一躲,仍然不疑有他,自顾自瞅瞅沈警官得体干练的蓝灰色衬衫马甲,又瞧瞧自己的白背心,“下班了还捂这么多?天气多热啊……”奇怪,居然看着还清清爽爽一点汗没有,哪像自己,动不动就跟水里捞出来似的……

沈汉强眼中笑意更浓:“好歹人民警察嘛,还是需要注意形象的。”推子疑心沈汉强请自己去的不是烧烤店,而是高级西餐厅,一双眼亮晶晶的盯住对方,“那……下次我回请你的时候,也穿正式一点好啦,”还没说完,脸就不知不觉红起来,像挂了露水的苹果。

沈汉强这次笑出了声,伸手招呼推子朝烧烤店走去,眼角不经意间瞟过他被背心堪堪遮住一角又露出大半的锁骨,一滴汗刚巧不巧从额前滴下,砸在那细细的田埂边,又很快没入蜜色的田地中消失不见。

“伤好些没?”话出口沈汉强才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哑。推子满不在乎撸一下小臂内侧,“早没事了,一点擦伤也值得你这么惦记!”那天晚上推子在铁道边和惯偷对峙,以一敌三,幸亏附近巡逻的沈汉强及时赶来,两人就此相识。

沈汉强不答,兀自拽过推子手臂,掰着内侧细细查看,推子不明所以,又觉得抽出手臂有些无礼,只好闷闷的笑着,低沉但柔和的嗓音震动着胸腔,沈汉强不自觉的抬头,这一看就有点挪不开眼。推子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神,似乎极尽温柔,但又锐利到放佛自己正衣不蔽体。

沈汉强很快意识到似乎吓着这个懵懂的小伙子了,敛去眼中波澜,微微一笑,“看起来是好的差不多了……不过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记得先找警察叔叔,不要瞎逞能。”

推子瞪大眼睛,狐疑的看着沈汉强,“警察……叔叔?”捕捉到对方脸上一丝戏谑的表情,推子有些恼,“沈警官,你拿我当几岁?我也是复员军人,是个老兵!”

堂堂沈警官终震惊于对方的纯真,张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做一个投降的手势。推子虽认真,却并不真的介怀,当下继续专心和沈汉强肩并肩赶路。

“下次你回请我的时候,穿白衬衫吧——”沈汉强突然拖着调说道。

“嗯?”推子一时没反应过来。沈汉强只给他一个毫无保留的微笑,这个微笑热度有点高,几乎令推子错觉被其又蒸出一层薄汗。

沈汉强手插裤兜里,仰头深吸一口夏夜潮湿温润的空气。没办法,只有白衬衫,我才能想画什么,就在上面画啊。

End



评论(7)
热度(5)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