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耳语(一)

高等x林峰。没剧情,就是为了花痴。


拜师之前,高等对林峰是又敬又怕又恨。人一旦怕另一个人,他的眼里其实是没有那个人的,因为躲着还来不及。所以拜师后,当林峰教高等排雷时,高等发现的第一件事是林峰的手居然如此漂亮。这个发现令他大吃一惊,这么一双夺目的手,一直以来逃脱过自己引以为傲的观察力,实在有违常理。他于是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林峰的讲解,一边细细瞧着那双手。林峰年纪不小了,从头到脚看上去也是副典型的糙汉派头,可偏偏一双手保养的干净细腻,虽然不怎么白皙,但筋是筋,骨是骨,刚柔并济,长短合宜的手指搭在绊发弦上的时候,又轻盈又沉稳,不像是在排雷,倒像在弹钢琴。

于是那天山里的雷没排几个,高等却感觉自己心里的雷噼里啪啦接二连三的爆开。收工后,他看着林峰拿了毛巾和换洗的衣服去淋浴间的背影,心尖儿上没来由的痒痒。磨蹭半天,也拿了东西溜进去。山上条件艰苦,淋浴间只够单人使用,所以高等赤身裸体挤进去的时候,林峰这一惊非同小可,猛的抬起胳膊似乎是想要遮挡自己,可又不知道应该先遮哪儿,气急中嚷道:“ 你干嘛?出去!”

高等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乞求样儿:“师父,出了一天汗实在太难受了,一起……一起洗呗,两个大老爷们儿怕啥,我还能帮你搓背呢!”

“谁让你帮我搓背了?不需要!”林峰狠狠的瞪着他,见他还是一副无赖样儿,一抹头发,“好!你先洗,我出去!”

“唉唉唉,”高等一伸手臂在门口一拦,“别啊师父,哪有我这个做徒弟的反而先洗的道理,我真是诚心诚意想帮你搓背,战友兄弟们之间都这么干你不知道吗?那滋味别提多爽啦,你个老顽固就别矫情了!”

林峰继续瞪着他,可是终于没有摔门而出,粗声粗气的哼了一声,把脑袋往 喷头下面一伸,干脆当那家伙不存在。高等撇撇嘴,站在一边打量眼前的老顽固,这一打量就又有点魂不守舍。平时林峰穿一身万年不变的迷彩服,不显腰身,这一脱,才发现这家伙的腰居然挺细,不光腰细,腿还倍儿长,不光腿长,屁股还倍儿翘……咳咳,看别处看别处。高等目光上移,掠过林峰漂亮的肩胛骨。这老人家还真是奇怪,高等心想,明明一把年纪了,皮肤既不白也不嫩,偏偏哪儿哪儿都透着一股吸力。二十年前滚雷留下的伤疤依稀可辨,溶解在浅褐色的皮肤里,一张一收都传达出带着压抑的性感。高等抹一把脸上的水蒸气,妈的这淋浴间比外边儿都热!

高等看林峰的头发洗的差不多了,开始老调重弹:“可以擦背了吗师父?”林峰冷冷的盯他一眼,扔给他毛巾,自个儿仰起头冲洗脸和脖子。高等一颗心扑扑跳,转到他身后,举着毛巾轻轻掠过他凹下去的脊椎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林峰背部的肌肉放佛在轻轻打着颤。哗哗的水声让高等不知不觉屏住了呼吸,他的手一路滑至林峰的腰窝,来回拿毛巾蹭着那处 水淋淋的肌肤,颇有点流连忘返。正出神间,就见他的师父突然向前猛窜了一下,双臀也瞬间夹紧。“痒!”林峰闷声闷气的埋怨道,“行了行了,我洗完了,你来吧。”

高等愣愣的看着林峰甩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去,他站到喷头下面,任由水流冲刷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躯体,没冲几下就觉得尿急,走到外间上厕所。站在 那里又开始胡思乱想:看不出来林峰一个糙老爷们儿,身体还挺敏感,稍微 碰一碰就抖成那样,至于吗……哎呀,该不会是这二十年来都是一个人隐居,和别人肢体接触太少的缘故吧,怪不得,这要是哪天……啧啧啧……高等勉力拽住脑海中脱缰的野马,等收回思绪才发现,站了半天居然一滴尿也没撒出来。他呆呆看着自己挺的高高的小兄弟,突然反应过来,这特么根本不是尿急!

TBC

评论(8)
热度(11)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