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已停产),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无题

*!RPS 小片段,张博 x 舅。

脑洞来源:舅在锅盖头剧组的军装衬衫照。


张博回到宾馆房间的时候有点愧疚,老邢为了等他,戏服都没换,歪在躺椅上睡了过去。谁让自己人缘儿好呢,说是来探班,一落地倒先被酒肉朋友劫走了。

张博弯腰摸他掌心,老邢睁开眼,眼神在略昏暗的光线下飘了片刻,然后温柔的落在张博脸上。

张博也不客气,跨坐在老邢腿上,扯过他领带卷在手指上玩儿。淡蓝色衬衣,深蓝色领带和长裤,配这个沉静的男人再合适不过。

发型不错。老邢摸他新剪的短发,一丝不苟的袖口飘出若有似无的气息,张博攥住他手腕。

你瘦了,佳栋。虽然老邢年长他许多,别人都喊佳栋哥,但他一开始就直接喊他“佳栋”。这个剧组不给热饭吗?他知道老邢吃不下冷饭。

还成,也没有瘦很多啊。又是这种黏黏糊糊的答案。张博于是坏心的扯松他领带,攥着他手腕的手指伸一根进他袖口,在他腕内侧的嫩肉上用指甲轻刮。

老邢抿嘴忍了忍,张博就不大满意,解开那枚袖扣,整只手游上他小臂。你怎么不把袖子挽起来?我记得战雷那会儿,就你整天挽着袖子……

老邢投降了,他知道这孩子得哄着,于是扳他脑袋下来吻住。张博没这么好打发,他霸道的回吻过去,以解一个多月的相思,领带也被他扯脱,滑过平整的军装衬衫,发出静谧的声响。

End

评论(8)
热度(19)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