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午后(上)

史伍。肉。


营房后山的一处平坦高地是史今和伍六一的秘密基地,虽然他们一年也不见得有机会去那里几次。训练艰苦,俩人也只有在某些难得无事的休假日,还得特地挑天气好的时候,才肩并肩,或者一前一后,跑去那处散心。

高地上光秃秃的啥也没有,却有一块形状还算可爱的大石头,虽然硬邦邦黑漆漆的,但线条圆润,靠着不太硌人。史今和伍六一就常常靠在那块石头上,晒着太阳吹着风,咬着麦秸哼着曲儿,一坐就是一下午,连话都不必一定要说。伍六一本来就不爱说话,而史今是终于可以不用再说很多话。

这天的天气好的出奇,他们吃过午饭登上高地,背靠着石头一躺,阳光和煦,微风醉人,脑子里的血液往刚吃饱的胃里一涌,人就有些懒洋洋的犯困,眨眼的功夫,史今就睡了过去,睡梦中他还翻了个身,一条胳膊枕在耳朵下边,顺着石头顶的弧度自然松弛下垂到另一边。

同样昏昏欲睡的伍六一半阖着眼,目光无意识的聚焦在史今垂下来的手上,不知怎么觉着那只手的线条有些妙,于是微微睁大了眼,目光顺着手指的弧度一路向上,爬过手腕,在腕骨的突起处略略停留,继续向上扫过裸露的小臂。阳光明媚,小臂上的汗毛清晰可见,毛茸茸的可爱。不过几秒的光阴,伍六一困意全无,只留下被太阳照射的一丝眩晕感。他翻过身趴在那石头上,看看那手,看看史今的睡脸,又看看四周,握拳轻轻捶了捶石面,然后俯首用嘴唇碰上史今的手背。

手背皮肤的触感倒没有什么特别,可近在咫尺散发出来的独属于史今的味道却让伍六一有些难以自持,他砰砰跳的心脏简直要把压着的石头都砸出一个坑来。他只敢用两片唇瓣摩擦,碾压,慢慢沿着青色的血管向下,吻上史今中指的骨节,那清攫的突起让他流连忘返,用唇抿了又抿。然后又一路向上,蹭到人的手腕处缠绵。史今小臂上柔软的汗毛忽然根根竖起,伍六一吓一大跳,抬头去看史今,并无任何异样,只脸似乎被微微晒红了一点。伍六一屏住呼吸等了片刻,终于还是按捺不住,自欺欺人的重新亲了回去,还变本加厉的伸出舌尖轻轻戳舔,没几下他的余光就看到史今裆部鼓囊囊的一团冒出来。伍六一一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史今已经睁开了眼,看着他的目光复杂难言。

四周旷野无边,伍六一藏无可藏,只好讪笑着望着史今,一副无可奈何错已铸成的可怜模样。史今也好不到哪里去,先是板下脸,没能坚持多久又宽厚的微笑起来,还摸摸伍六一的头毛。伍六一吃不准他是恼还是没恼,低着头不敢开口。史今似乎在思考,片刻后换了个姿势,以一种好整以暇的姿态仰靠在石头上,冲伍六一招招手:“六一,过来。”

伍六一惊讶之余松口气,小心翼翼看着史今一如既往温和的眼睛:“班长……你……叫我?”史今抿抿嘴,用手指了指自己下身依然坚挺的小帐篷,只简短的说:“坐上来,可以吗?”

伍六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双眼睛瞪的溜圆,这才发现史今的眼神在平日的温和之外,竟似乎多了一层攻城略地意味的危险。伍六一脸和脖子腾的燃烧起来,手指掐着石头缝,不知该如何行动。万分慌乱万分无奈之下他居然问:“那……这是命令吗?”史今哑然,心说也不知道刚才胆大包天的是谁,但事到如今,再无退缩的道理,只好点头应道:“是。”

伍六一强忍着哆嗦跨坐到史今大腿上,恰恰好避开了那根冲天之炮,两只手撑在史今背靠的石头上,觉得不得劲,又缩回来放在自己腿上,也是百般不自在,一时恨不得砍了这两条无处安放的臂膀。史今终于不忍心看他这么惊慌,一把扳住他肩膀,深深看进他雾蒙蒙的眼睛里:“六一,六一,你信我吗?”

感受到对方掌心的热度和语气的坚定,伍六一平稳下来,向史今望回去:“我信你,班长。”史今突然明显的激动起来,这激动又化成一个带着狡黠的笑容:“那……你想让我自己动手,还是你帮我脱?”

伍六一用行动做了回答,他虔诚的帮史今连长裤带底裤一起褪下,不仅如此,还利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阳光裹挟着微风抚慰着他裸露的皮肤和激荡的神经。伍六一重新跪坐在史今身上,股缝轻轻蹭过那根热乎乎的活物激起全身战栗。史今闭眼叹息,张开双臂将他捆到自己胸前:“六一啊,我可拿你怎么办才好?”

TBC

评论(12)
热度(10)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