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换心(一)

羽泉羽无倾向,勉强算软趴趴的软sf,有虐,不保证能编完……


胡海泉出完一个多星期的差,半夜才进家门,换完鞋就照例先去陈羽凡专用的工作室瞅一眼,发现那位夜猫子居然没在听音乐或捣鼓设备,而是正专心打游戏。打游戏就打游戏吧,脸上表情偏偏写满纠结拧巴,眉头皱成一团,双唇微微张着,不时叫着劲的吞吐着面前的空气。不过百忙中他还是抽空招呼了胡海泉一声:“回来啦——”

胡海泉觉着新鲜,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捧着,走回来俯身靠在陈羽凡的椅背上,一边喝水一边眯眼看他又迷上了什么三岁小孩儿的玩意儿。看了半天,发现游戏的界面特别简单,或者,都不太像是电脑游戏。屏幕上只是规规矩矩的排列着N行乘N列的图片矩阵,小图看过去都是一些简单的物体照片,无外乎一只狗啦,一辆自行车啦,一棵树啦之类。此刻陈羽凡正好点进去其中一张图片,是一个类似于城堡的建筑,点开之后可以拖动鼠标转换图片的视角。他就乐此不疲的探索着这个平平无奇的城堡,左右看,上下看,前后看。

好无聊哦,果然是三岁小孩的玩意儿。胡海泉暗笑,原本就旅途劳顿,这么一喝水一放松,只觉得身上懒得不像话,于是放下水杯,树袋熊一样朝陈羽凡肩头一趴:“涛贝儿,你不会是又想做动画片了吧……”“嗯……”陈羽凡发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音节,然而胡海泉其实并不在意答案,只顾着杵在他肩窝处美美的嗅了一下。

这一嗅,让胡海泉愣了愣神:“你去医院了?”陈羽凡微不可查的僵了僵身体,平静答道:“没有啊,怎么突然这么问?”胡海泉甩了甩头:“我怎么觉着你身上有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奇怪……”毕竟太累了,那味道又若有若无的,胡海泉没放在心上:“困死啦,我先去洗洗睡了,你也别太晚啊!”说着在陈羽凡头上胡噜一把,又补上一句:“你该剪头发啦。”陈羽凡答应一声,目送胡海泉进了浴室,不自觉的抬手去摸了几下后脑勺,便又精神抖擞的回到了他的“游戏”世界。

第二天他们都睡到了中午,吃过饭之后一起去了公司,就在陈羽凡目不斜视冲向录音室之前胡海泉拉住了他:“别忙走,有个合约也需要你的签名。”陈羽凡扯过合同大笔划拉完给胡海泉推回去,胡海泉习惯性的瞅一眼,盖上合同去找公司财务,没走两步觉乎着哪儿有点不对劲,再翻开合同仔细瞧,终于明白过来问题出在陈羽凡的签名上,虽然是连笔,他也明显看出来那个“羽”字写颠倒了,左右颠倒,也不是左右颠倒,而是写成了那个字的镜像,就像一个人在纸上写上字然后透过纸背去看一样。

这也太无厘头了吧!胡海泉跑几步追上陈羽凡:“唉我说兄台,你倒瞧瞧你这签名嘿,你练毛笔字练魔障啦?”“啥玩意儿?”陈羽凡一脸狐疑接过合同盯着自己的名字,似乎看半天并没看出什么错处,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瞧着胡海泉,“这签名咋了?”胡海泉瞪他一眼:“别闹!我今天可忙着呢,你没看见“羽”字写反了嘛!”

“哦哦,”陈羽凡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我……手抖了手抖了,重新签一个呗,嘿嘿!你说你也是,笔划都连成这样了除了你谁还能发现啊……”胡海泉又给了他一记眼刀,找出另外一份复印件让他签。陈羽凡笑嘻嘻的接过来催促他道:“那胡总你就先去忙你的呗,我签好了自个儿给财务送过去不就成啦,不劳你大驾了!”

胡海泉看看手表,今天的日程确实被塞的满满当当,“那好吧”,一边走一边回头低估一句:“还会写反字!你小子真是越来越长本事了……”

看着胡海泉走远,陈羽凡捧起那份合同,重新犹犹豫豫的在上面签好字,左看右看,又抄起之前签错的那份细细对比了一番,觉得这次该万无一失了,才去交给财务。从财务室出来陈羽凡站住捧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找到胡海泉的助理问道:“你胡总下次出差是啥时候?”

TBC


呃……居然忘了涛哥在合同上的签名应该是陈涛才对,嗯将错就错好了……

评论(8)
热度(6)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