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袁伍小段子。脑洞来源——舅舅:“我的体重可容易掉下去了”【。】

伍六一成功进入老A设定。


过了一些年,齐桓被调去兄弟单位,伍六一便顶替了他的位子,成为袁朗的臂膀。

又是一年刚吸收进新鲜血液的季节,在面对那些南瓜的时候,伍六一的风格和齐桓还是很不一样的。相较于齐桓壮实的体格和刻意的凶神恶煞,总是显得太单薄的伍六一最初常常会被南瓜们轻视。但是过不了几天,在领教过伍六一的手段之后,他们眼中那人通身的骨骼就放佛遍藏了当量惊人的火药,但凡不知轻重撞上去都会死的很难看。

渐渐的,南瓜们给伍六一起了一个外号:反应式装甲。这外号伍六一浑然没听着,倒是不小心传到了袁朗耳朵里。饭桌上提起来,袁朗差点没笑岔了气——这帮孙子敢情不知道你原先“穿甲弹”的外号怎么的,哇哈哈哈哈哈,你想啊,穿甲弹对上反应式装甲,这谁赢谁输可怎么定哪,哇哈哈哈哈……

幼稚。伍六一暗骂,趁机默默狼吞虎咽,不理那人狂浪的自嗨。

袁朗笑够了,看对方埋头大嚼只留给他一个大圆脑袋顶儿,很是不满意——哎哎哎,你至于饿成那样么?我还没吃的重要是吧?

袁朗说着突然来了气——而且,你每天吃下去的那些东西都到哪儿去啦?还是这么瘦巴巴的,我怎么觉着我根本就喂不饱你!

袁朗还想继续唠叨,却看见那人停止了大嚼,抬起头一脸羞愤的瞪着自己。

老A队长只消眨了两眨眼睛的功夫,已然明白问题所在:这个外表纯情骨子里闷骚的下属兼爱人,根本就把他最后一句话想歪到裤腰带上去了。

袁朗禁不住翻起了白眼儿,翻完又咂摸出了浓浓的滋味儿。

想起每次欢ai开头那通身坚硬只在腰tun处留下的一抹软,以及入港后那被捅的浑身软的不像话却还在肩胛骨残存着的一峰硬。

袁朗被脑中不请自来的回味馋的食指大动,下一秒便拖起伍六一不由分说把他往卧室大床上推。

袁朗从不肯委屈自己,对任何事也总有一套道理,他是这么跟差点恼羞成怒的伍六一解释的:反应式装甲嘛,总得好好研究下,到底是怎么"反应"的。

End

评论(20)
热度(26)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