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伍史(幻想)肉。

推荐BGM:羽泉《烟》(哥俩演唱会在即啊啊啊夹带私货放飞自我!!)


七连的宿舍楼一片漆黑,空荡荡的三班宿舍里,伍六一一个人躺在被窝里发呆,他手里撵着史今走之前留给他的一根烟,瞪大眼睛瞧着窗外的明月,一阵强烈的寂寞侵袭遍四肢百骸。

至于吗,他们只是去拉练一个晚上而已,谁让自己刚巧不巧生病初愈,连长死活都不同意带他去呢。

伍六一很懊恼,可是不知不觉思绪转到史今身上之后,又涌起闲适和一丝甜蜜,平日训练艰苦,这种可以专心思念一个人的夜晚,其实颇为难得。

他的班长此刻正操练的气喘吁吁吧?史今特别爱出汗,伍六一于是在脑海里刻画出一张喘红了的、蒙了一层薄汗的脸,那张脸和今天临出发前还不忘给自己从食堂打包回病号饭的脸重叠在一起,让伍六一不由从心底里涌起又酸又甜的滋味,这滋味在这如水的夜晚里疯狂发酵,发酵成难以抑制的烟瘾,和对那个人强烈的渴望与思念。

在寂寞和yu望的夹击下,伍六一觉得此刻的自己从未有过的脆弱,让他既想自虐,又想放纵。哼,你不是总唠叨让我戒烟吗,我就从今晚开始戒了又如何?他把指尖的那只烟凑到鼻端深深嗅了一下,想了想,然后翻过身把烟轻轻丢在床头柜与墙壁之间幽深细窄的夹缝中。

做完这件事,他呼出口气,重新倒回床上,耳边不由响起班长温和又令人沉醉的声音:六一啊,你得学会一张一弛,总是这么紧绷,总有一天会绷断的……想着这声音,伍六一闭上眼睛,手伸下去握住轻易就绽放开来的yu望。

平日的伍六一不敢对史今有半分造次,可是此时此刻,又有什么关系呢?再羞耻疯狂的qin犯,也只是念头而已,虽然是他想了又想、不敢去想、可还是忍不住想了又想的一堆旧念头。

在这堆熟悉又纷杂的念头里,他替史今卸下背上的负重,轻轻搂过他,一下一下在他背上拍打,试图平息他疲累的chuan息。伍六一偏过头看史今,看到他脸上的薄汗凝结成一些大颗的汗珠,顺着鬓角跌跌撞撞的流下,跌落在脖颈之前的刹那,伍六一似乎慌了神儿,急着低头用唇去接那滴汗。

他成功噙住了那滴汗,汗水的咸味伴随着脖颈皮肤温热的触感一起熔化了他的双唇,他不顾怀中躯体突然的抖动,愈发用chun瓣去磨蹭那处体味浓烈的肌肤,恨不得自己是一台收集气味的魔法瓶,将属于史今的味道都收在瓶里。

磨蹭良久,他越发觉的不够,壮着胆子伸出舌尖去tian,史今轻轻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满,伸手推他,哪怕是在这卑微如尘的念头里,伍六一都小心翼翼的,史今推他,他就立刻放开手,又舍不得全放,还是虚搂着史今,注视着他的脸听他吩咐,可呼出的热气大半喷在史今脸上,又烫红了一层。

谁知史今只是微微闭着眼说:出好多汗,臭……先去洗澡……

伍六一将“我可舍不得你把这上好的催qing剂洗掉”这句话吞进肚里,变成了念头中的念头,再一转念,史今已然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

“班长……”伍六一轻声的唤着,翻了个身,空余的那只手伸出被窝,似乎有些羞耻的蒙上自己的眼睛。他矮下身去,偷偷抬起眼皮观察史今,史今被淋浴刷的湿漉漉的眼神有些躲闪,更多的却是沉静。他于是轻轻抓上史今的腰,靠近一些,伸出she尖抵在对方一枚ru尖下方不到一厘米的肌肤处,他闭上眼睛仰起脸,将从ru尖滑落的一道道水流尽数收入口中。

史今垂眼看着他俩此刻yin靡的姿态,受不住似的偏过头去,腰却不由自主向前挺了挺,伍六一手掌下移,托着他的tun肉一下一下揉。史今轻轻扯住伍六一湿漉漉的短发,上身微不可查的矮了矮,竟似要把自己的ru尖往对方嘴里送。伍六一沉默而果断的成全了班长的意图,略微直起身顺势卷上那诱人一颗含在chun齿间百般品尝。

史今猝不及防终于shen吟出声,那不稳定的声波在空荡荡的浴室里激起颤抖的回音,念头的主人此时也克制不住逸出低沉的chuan息,他将被子一把掀开,急于释放内里的热度。

伍六一直起身来,来到史今身后,史今背部的线条脆弱而流畅,水流沿着那中线蜿蜒向下直至隐没于双tun之间,十分勾人。他用手指轻轻在那隐秘入口处蹭着,那入口先是收紧,随后又悄然翕张着开放,手指于是放佛有了自主意志一般紧跟着探了进去,由于水流不停的浸润导致进入毫无阻力,直至碰到那点凸起,轻轻一按,史今前方的yu望就活过来似的ting立着微颤。

伍六一拼命沉着气,用手尝试着给甬道扩张,每扩张一下就感觉那甬道以百倍的韧性收缩回来纠缠,“班长……”,他觉得自己的意志力已经到了极限,抽出手指,将自己的一根火热ding了上去,然后难nai的低头一口yao在史今肩胛骨上。

史今头往后仰,蹭着他的脸,又像催促,又像抚慰,他的喉结在伍六一眼前不规则的快速滑动,像是自己身体里奔流的血液。

伍六一拖过史今的下巴,倾身吻过去,顺势进入了他的身体。进入的异常顺利,然而内壁在稍稍迟钝过后立刻疯狂反扑,将伍六一夹的如此之紧以至于他不由在满身火热里打了个冷战。

“班长……”他失神的轻唤着,yu望在一下一下的chou动中同时积累和发泄,发泄着他的压抑,积累着他的勇气,“喜欢吗?”他先问了这句。

“喜欢……”史今的回答在yu火的灼烧中显得支离破碎。伍六一不给他喘气的机会,“那……你喜欢……我吗?”

史今停下配合着身后人的律动,屏住呼吸,绞紧了在他身体里放si的小东西,令对方猝不及防闷哼出声,才懒懒的说:“喜欢,你这个傻瓜!”

伍六一收紧双臂,听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答案,却放佛一点也不满意,越发任性的在史今耳边催促道:“那你说啊,说你喜欢我,说啊……”上边较着劲,下边也一刻不停的发力。史今并没能完整的说出很多遍“我喜欢你”,两个人就一同交代了。

念头悠悠收了口,像气球般飘飘忽忽慢慢飞远。伍六一攥着卫生纸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竟然发觉烟瘾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强烈。这难道……就是别人口中的事后烟?他偏头看了看床头柜和墙壁中间的那条缝,自嘲的弯了弯嘴角,重新躺回去,闭上了眼睛。

于是,那一支烟,在幻想中点燃。

End

评论(1)
热度(20)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