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你是谁(三)

孟烦了x伍六一。不吃肉的,不吃逆的,勿戳!卡肉什么的我才不会惭愧呢【。



出于一个卧底的本能,孟烦了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去数伍六一脚边的空酒瓶,四个,不少,可也不算多,只比自己多喝了一瓶,不至于已经醉成什么样,况且他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眼神明明还清澈的很。

不知道是不是数过酒瓶的缘故,孟烦了突然觉得内急,似乎之前喝下肚去的那些啤酒在此刻同一时间冲到了闸门边。他略微摇晃着站起身,冲伍六一微微做个去洗手间的手势,一言不发的走开。

泄完闸,孟烦了从水管里掬了冷水浇在脸上,耳边不由自主的回响起刚才伍六一的声音。艹我。

艹我。

这两个直白的可怕的字眼在他脑海里只打了两个转,孟烦了就发现自己下面硬了。

他迷茫的闭上眼,又忍不住描摹了一下伍六一说这两个字时候的神情,冷冷的,甚至有些居高临下的,没有恳求,没有诱惑,却比任何的恳求和诱惑都让人猝不及防无从招架。孟烦了认命的察觉到自己又硬了几分。

真他妈的见了鬼。

孟烦了回到那个房间,看到伍六一还保持着他离开前的姿势,背靠墙壁坐在地板上,坏的那条腿平展开,好的那条腿屈起来,上面搁着他的手臂,手中擎着一个空酒瓶。

伍六一看向他,连目光中的内容都一点没变,似乎等不到他的回答就不会罢休。

孟烦了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裤裆,伍六一便也随着他的目光看下去,那里的鼓胀并没能改变伍六一脸上的表情,但是他的眼睛在那一刹那迸射出一束光彩。

孟烦了轻轻挪到伍六一身前,仔细审视着这个人,这才发现,伍六一比他想的要醉的厉害,他的眼睛里蒸腾着一层水汽,反射着一些意味不明,但像是被压抑了许久的东西。

孟烦了突然就有了强烈的想要帮这个人释放的冲动,或者说,自己想要释放的冲动,也不对,是通过帮这个人释放,才能彻底的让自己也释放的冲动。

孟烦了矮下身,伸手抚上伍六一的嘴唇,紧紧抿着的唇在他的摩挲下慢慢卸下力道,微微张开。孟烦了于是用另一只手将伍六一手中的酒瓶轻轻摘下搁到地板上,然后以原先那只手的食指轻叩对方的门牙。伍六一看着他,只稍稍迟疑了一下,便顺从的开启了紧闭的牙关。

孟烦了的手指碰触到伍六一舌尖的时候,清楚看到他的脸在一瞬间涨红。孟烦了嘴角不由自主的翘起来,索性跨坐在伍六一的大腿上,一边将手指在他湿润的舌面上伸缩缠绕,一边用另一只手覆盖上他的那个部位,就那样隔着长裤以十分微小的幅度揉动着。

孟烦了察觉到伍六一的整个身体像一张弓那样绷起来,牙齿也不由自主的闭合,轻轻咬住了他正不安分的手指。孟烦了抬头看伍六一,发现他身体其他部分虽然像是正在忍耐、畏惧当下的一切,可是眼神里分明还是写着那两个字,艹我。

孟烦了此刻终于觉得自己有点失控,对面这个人身体里面压抑的东西似乎和自己长久以来压抑的东西在一刹那间连通,汹涌喷薄着在两个人当中同时寻找着出口。

孟烦了抽出手指,开始不紧不慢的脱身上衣服,伍六一看着他,也开始脱自己的,两个人的目光锁在一起,那不是猎人与猎物之间的凝视,倒更像是外科医生与病人之间的交流,医生说:我可来了啊;病人说:就等着你这一刀下去救命呢。

孟烦了将两人的衣服在地板上稍稍铺开一些,轻扳着伍六一的肩膀让他趴在上面。后背凉飕飕的,伍六一有些不安的扭过脸,却感到一股热息已经喷在他的后勃颈上,他只好低下头,把脸埋在衣服里。他感到孟烦了湿热的舌尖抵在那里,有力而灵巧的绕着他的颈椎骨打圈。伍六一觉得头皮有些发炸,默默的抿住嘴唇,呼吸开始变得不规律。

灵活的舌头在那里恋栈了片刻,突然徐徐向下,一路沿着伍六一的脊椎像一条蛇一般滑行至尾骨,还迅速在那个小口处猛戳一下。伍六一觉得自己整条脊髓像被通了电流,直接窜到脑仁儿里,他整个身体弹了一下,这下才终于叫出了声,然而只叫了一声,便又咬着嘴唇沉默下去。

伍六一听到孟烦了粗重的呼吸在耳边响起,下一秒就感觉自己被整个包裹了起来,孟烦了紧紧贴在他背上,两个散发着高热的身体再无间隙。孟烦了咬住他薄薄的耳廓:你就那么不愿意叫出声?没等他回答,孟烦了伸手到他胸前,在那小小的一点处用食指和中指迅速夹着拧了一把。

孟烦了满意的听到伍六一的闷哼,这闷哼也把他的耐心磨到了接近极限,他将自己粗ying的家伙顶在那条窄窄的tun缝里,难耐的磨蹭着,滴出的前液弄的那里泞湿一片。孟烦了觉得酒意第二次猛然上涌,他在失去理智之前还是低声在伍六一耳边问了一句:你确定,这会是一个不错的开端?

伍六一暗骂他装模作样,只能点点头,可是顿了顿又问:我能不能转过来?我想……面对面做。

孟烦了愣了愣,面对面当然好,他其实很喜欢看伍六一的脸,因为实在挺耐看,但他之前以为伍六一会羞耻。他理智上知道伍六一其实不是会羞耻的人,可本能的还是有这样的感觉,这真是奇妙。

于是伍六一转过身来,仰躺在一堆衣服上面。他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对方,伍六一的脸也许是喝醉酒的缘故,红的有些厉害。孟烦了看着伍六一,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他觉得伍六一此刻瞧着自己的眼神有些过于……含情脉脉。他能理解伍六一对自己突然而至的狂乱情欲,但却不太明白这样的含情脉脉是从何而起,但此刻他已经无暇深思,反而像是被这样的迷惑所拉扯缠绕,他不由的俯首吻住了对方。

TBC

评论(8)
热度(9)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