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你是谁(二)

孟烦了x伍六一。脑洞羞耻。不吃肉的,不吃逆的,三观太正的,慎戳啊慎戳。


一个月以后伍六一在靶场第二次见到孟烦了,后者右手手腕处缠裹了厚厚一层纱布。伍六一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想问,可看到孟烦了恨不得日天日地的表情,终于没有问出口,他不知道其实孟烦了今天心情并不太坏,而即便他心情好的时候,脸上那层玩世不恭的面具戴久了也懒得摘。

孟烦了到底是干卧底的,立刻注意到了伍六一一闪而过的关切神色,心情于是更加好了几分,踢踏踢踏蹦到射击台,操起枪斜眼含笑冲着伍六一:今儿敢不敢再跟小太爷我比一次,让你彻底心服口服,别以为上次你输了只是因为点儿背。

伍六一根本不接茬,只是一个劲儿盯着他握枪的手腕:您今天根本不适合射击……如果不把手上的伤彻底养好,以后再想射准可就难了,您听我句劝,我……

艹!孟烦了觉得自己的好兴致瞬间被唠叨的无影无踪:哎我说伍六一你这家伙能别老是“您您您”的么,我们北京人说“您”说的最殷勤的时候就是心里边儿骂你是孙子的时候。

这个“北京人”似乎提醒了伍六一什么,他一下子住了嘴,紧紧抿着唇,孟烦了觉得他的神色像是马上变了一个人,如果说上一刻伍六一是一种温柔虔诚甚至有些卑微的状态,这一刻就突然变得紧绷而……冷傲。孟烦了几乎有种直觉,这一刻才是伍六一平日真正的状态。

孟烦了再次体会到了上回和伍六一在一块儿时候那种又烦躁又舒缓的矛盾心境,按理说卧底该是窥察人心的高手,可这个和自己一样的小瘸子,还真让他觉得有些把握不住。

看来你今儿是铁了心不肯陪小太爷打枪,孟烦了叹气,那陪我喝两杯总可以吧?也甭专门找别的地儿了,横竖没别人,买几瓶啤酒来,咱就在这儿喝。

一瓶下肚,孟烦了告诉伍六一自己是警察,但没说目前正被派去做卧底,在那黑黝黝的魔窟里已经待了快两年了。

两瓶下肚,孟烦了开始调侃起上司,嘲讽虞警司是个“自以为海纳百川的小肚鸡肠”,自己像个中二少年似的英雄梦烧昏头不算,还逼着手下入虎穴,也去当他妈的英雄,说什么再难的案子也能破才有资格叫警察。孟烦了说着斜藐了伍六一好一会儿:你有时候那神态还真挺像那姓虞的孙子,不过……你还成,你没他那么招小太爷烦……

伍六一举起酒瓶默默听着,不说话。

三瓶下肚,孟烦了开始骂骂咧咧,骂把他手打伤的坏蛋,骂以前抓过的那些罪犯,骂犯罪团伙里边的种种行径,骂这个社会,骂所有人,一个个挨着骂过去。

伍六一仍然不说话,只是看着孟烦了,没有和他一块儿愤慨,也没有表露出同情或者厌烦,只是那么耐心的看着他,听他骂。

差不多骂够了,孟烦了仰脖子灌下一大口。

我他妈真想艹翻整个世界。孟烦了做了最后的总结陈词,终于觉得有些疲累,不得不承认也有些过瘾,红着眼盯着手里的空酒瓶回味。

这时候伍六一突然小声说了句什么,孟烦了瞬间酒醒了一大半,或者是醉的更加彻底了,呆了半晌只好请人再重复一遍:伍六一你刚才说什么?

伍六一仰靠在墙上,带着属于他自己的冷傲神情,一字一句的又重复了一遍:这个世界是不会被你艹翻的,不过,艹我,应该会是个不错的开端。

TBC

评论(5)
热度(4)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