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你是谁(一)

孟烦了X伍六一。不吃逆的请勿戳进来哈。卧底警察X靶场枪械师AU。纯粹为肉而肉的设定,各种不严谨【。】


靶场里的枪械维护师,原本和酒店的门童、餐厅的服务生一样,是从来不会引起顾客额外注意的,然而孟烦了一进来,就牢牢盯住了那个正搬运一整套沉重枪械到射击点的枪械师。孟烦了第一眼就觉得烦这个人,这人和自个儿一样,也是个瘸子,此其一;偏偏身板儿挺的倍儿直,脸上还挂着一副正义凛然的神色,简直和警局里自己那个姓虞的上司一般无二的德行,此其二。

孟烦了轻嗤一声,慢慢踱到自己的射击点,尽管已经不自觉的收敛起平时一瘸一拐的步态,那个枪械师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他和自己的相似之处,扭头看向孟烦了的腿,又马上淡淡扫过,和他目光相触。这下枪械师直接冻在原地,呆呆瞧了孟烦了好一会儿,直到快把孟烦了瞧得怒火暗生,终于没头没脑来了一句:先生下午好……请问……请问您贵姓?

看到孟烦了对他不客气的怒目而视,枪械师明显有些慌:我……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突然觉得您长得像我以前的……嘿……

孟烦了直觉感到这个人正在对他进行蹩脚的搭讪,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抓起射击台上的一柄手枪,抬手就射。枪械师没想到这人动作如此迅捷,没来得及塞耳塞的耳朵猝不及防被枪声震的嗡嗡作响。他捧着脑袋痛苦的咧起嘴,瞪着这个脾气古怪的顾客,眼神里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震惊,甚至有些悲伤。

此时传来电子报靶声,10.3环。孟烦了不禁看向枪械师,表情又是得意,又是戏谑。出乎孟烦了意料的,枪械师垂下双手,放佛自嘲一般的轻轻摇了摇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他听:你当然不是他,他脸上永远也不会出现你这种表情,他的腿也没有……

这一刻的孟烦了心情复杂,他原本满心的愤懑抑郁,到靶场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发泄,忘掉现实的一切,狠狠地发泄,发泄完了,继续若无其事回到那个愤懑抑郁的现实,去完成一件据虞警司所说“过程黑暗结局光明”的事情。他来到这里,只希望一片清静,不被打扰,能让他一口气射光所有的子弹,似乎这样就能涤清心中的痛苦。然而天不随人愿,老天偏偏让他在这里见到另外一个瘸子,偏偏让这个瘸子有一副欠揍的神态,而现在这个欠揍的瘸子居然还对自己失望,原因他妈的居然是觉得他长得像某某某,却显然没有某某某那么好。

孟烦了只想仰天狂笑。

先生枪法不错。枪械师扔下这句话,一瘸一拐的默默走开,原本挺直的背居然显得有些佝偻。

我姓孟。孟烦了突然冲他背影喊,看到枪械师转过身来。孟烦了,了却烦恼的烦了。孟烦了一边说一边自嘲的笑了笑,似乎认为自己的名字是种讽刺。

枪械师恭敬的点点头,那不打扰孟先生玩儿了,有什么需要就叫我,我名字叫伍六一。说罢又转身欲走。

伍六一——,孟烦了突然又露出那种戏谑的表情:看得出来,你当过兵吧,而且……是个老兵。

伍六一顿了顿,点点头承认。

那留下来跟我比试比试枪法怎么样,老兵!账算我头上。

孟烦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走进靶场之前,他只希望不要看到任何一个人类,可是短短几分钟之后,他却希望另一个人能够陪陪他,陪着他在这个有限的时空发泄。他不知道是那个没影儿的某某某激起了他的好胜心,还是这个神情严肃却又某一时刻显出悲伤脆弱的伍六一激起了他的同情心。不管了,他孟烦了反正向来不肯承认自己好胜,也不肯承认自己心软。外面的那个世界总之暗无天日,偶尔逃出来与一个陌生人——人还正好是个瘸子——交流交流,也不算什么不可饶恕的举动吧!

TBC

评论(7)
热度(7)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