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旧梦

伍史邢张。高H预警,不吃肉的别看。角色扮演,邢张扮伍史。邢张分手情人设定。


十年了。

居士跨入电视台附近的酒店大堂,将攥了一路的纸条塞进左胸口衣袋,轻轻压了压,不紧不慢进了电梯,瞪着上方的楼层提示,面容平静。

几个小时前,他和在电视台骤然相见的欣欣拥抱的时候,脑子里满满当当的,同时又是一片空白的,他只感觉到对方另一只没有搭在他身上的手仓促的寻到自己的手,塞给他那张小小的纸条。

老地方见。于是他来到这个老地方。

走在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楼层,居士眼前挥之不去欣欣之前拥抱他时的表情。岁月放佛没有在欣欣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注意到欣欣新剃了利落的短发,那一头少年般的短发,就像是——

他无意识地停在那个记忆深处的房间号前,又无意识地敲响了门。

欣欣很快开了门,以一种并不常在他脸上出现的、时光久远的表情看着居士,“六一”,欣欣唤道,侧身做个邀请的姿势。

——就像是班长,没错,就像是史今。

居士闭了闭眼走进来,扯开嘴角:“班长,你的六一变老啦!”

“怎么会?”欣欣摸了摸居士的脸,“我的六一是儿童节出生的孩子,永不会老。”

宛然就是班长当年的口气,分毫不错。

居士笑着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就换上了让欣欣陌生,却让史今分外熟悉的眼神,那是伍六一的眼神,天真又骄傲,对别人冷峻,唯独对史今痴缠的眼神。

下一秒,欣欣就被扑倒在大床上,一个吻紧接着砸过来。这个吻混无章法,但又极尽温柔。伍六一没有吻过史今,居士以前吻欣欣的时候从来不是这个吻法。这是六一和班长的初吻。

“新婚燕尔”混杂着旧梦重温的强烈感觉,让欣欣不受控制的发起抖来。

居士收紧了手臂,吻得更加深刻而绵长,直到欣欣觉得窒息开始推他。

居士终于罢休,抬起头低垂着眼眸,很是羞赧。欣欣怔住了,居士也常常会露出羞赧的表情,可这个羞赧,是只属于六一的,他绝不会看错。

欣欣摸了摸居士的头,动手帮他解着衣服。居士惊讶地看了看他,在他眼睛里没有找到欣欣的狡黠与敏感,而全然代之以史今的沉稳与温柔。居士情难自已,低头追逐着欣欣的右手手腕,伸出舌尖舔舐。

欣欣被手腕处的麻痒逗弄的嗤嗤笑出了声:“干啥玩意儿一直舔……”

“我多舔舔,班长手上的伤就能好的快些……”居士含混答道。

欣欣勉力解开居士衬衫的最后一颗纽扣,手掌迫不及待按了上去:“是啊,我的伤也只有你能治得好……”

居士俯身整个儿贴上欣欣,那熟悉的线条和触感差一点就把他打回原形,情急之下他冲口说道:“你又在自作自受!”

欣欣对答如流:“那你就陪着我一块儿作一块儿受……”

居士的欲念于是谦逊的熄灭,六一的欲念则被全部点燃。六一不是居士,他是冲动的,执着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撞了南墙也会把自己变成穿甲弹穿过去的。他终于穿过对方的身体时,诧异伍六一竟然一直没有跨出这一步,同时疑惑欣欣是不是从以前就一直希望自己对他能有六一的那份执着。

“疼……”欣欣咝着气,呲牙咧嘴。

居士立刻停止进攻,开始没玩没了不得要领的爱抚和亲吻,他似乎真的已经忘记了曾经记得滚瓜烂熟的欣欣身体的密码,表现的就如六一那样的毛头小子一般,班长说疼,他就真的不敢再前进一寸。

欣欣无奈的捧起在自己身上不停作怪的居士的脸:“疼也就一瞬间的事儿,干嘛这么忍着?班长我有那么娇气?”……

事后居士搂着欣欣,趴在他耳边瓮声瓮气说了一句:“我好想你。”

欣欣问:“这句话,是六一对班长说的吗?”

居士摇摇头:“是在六一的梦里,一个叫邢佳栋的家伙对一个叫张译的家伙说的。”

End

评论(5)
热度(19)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