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委屈的穿甲弹

伍史。一个无聊至极的军工AU脑洞。


伍六一最近觉得和史今很不合拍。那方面。


不是自己太累,就是对方没兴致。俩人本来就都忙,最近又不约而同各自接下一个武器研发项目,几乎天天加班到深夜,一方回到家,看到的都是另一方躺在床上的后脑勺。偏偏两个人的项目都需要保密,偶尔一起坐下来吃顿饭,关于工作的事一字不能提,谈点别的吧,可这段时间又只有工作工作工作……


其实周末还是能勉强保证一天空闲的,然而邪了门儿了,伍六一和史今像是商量好了似的,每到这一天必定有且只有一个人心情低落,此起彼伏,像坐了跷跷板。拉锯这么两三次之后,俩人大眼瞪小眼:


——你这礼拜为啥不开心?

——工作不顺呗。

——怎么个不顺,我问了你也不会答吧?

——嗯哪。那你上礼拜又是为什么不高兴?

——也是工作上的事儿。

——得嘞,那我也甭问了。


继续大眼瞪小眼。


如此这般过了两个月不沾荤腥的夫夫生活。史今这种看多想多做多但啥也不说的人倒没怎么样,可伍六一忍不了了。他又万万不敢勉强史今,只能打定主意轮到自己心情低落的那个周末拽对方强来一发。


所以这个周五验收当周阶段性成果时,伍六一心情复杂,不知该盼着这结果好还是不好。


结果不好。伍六一叹了口气,又忍不住悄悄升起一丝对周末的期待。随后领导突然宣布项目结束了,圆满结束,让大家下班不要走,直接去庆功宴。


伍六一很懵,当他在庆功宴上见到史今时,就更懵了。


——你跟这儿干嘛?

——庆功啊。

——你庆哪门子的功?

——新型坦克防护装甲研制成功啊。

——……你就是那天杀的造装甲的?

——……这么说,你是那造穿甲弹的?

——(俩人齐声)我靠!

——不是,我都输给你了,干嘛也给拉来庆功宴?

——我哪知道啊……


庆功宴上领导终于解谜了,说上面为了发挥武器研究人员最大的能动性,设置了A组和B组,跟A组说任务目标是造出最坚固的坦克装甲,跟B组下达的命令是造出最彪悍的穿甲弹,每周验收一次成果,让B组的穿甲弹去打A组的装甲,结果分别反馈双方,激励他们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归根结底是为了造出世界先进的装甲。也就是说,伍六一从始至终被蒙在鼓里,当了回真情实感的陪练。


在单位领导和家里领导两个不能得罪的人面前,伍六一不服不行啊,一肚子气只能和着满桌的酒肉统统憋了回去,此刻他满脑子也只能琢磨一件事——


那只穿甲弹在战场上输了的,怎么让这只穿甲弹在今晚的床上赢回来。


End

评论(3)
热度(16)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