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洗澡

伍史。


七连的装甲车车库里,此时只剩下伍六一还在干活。外面雷雨声大作,他没带雨具,索性慢悠悠的擦着车,一转头,刚巧看到史今踢踢踏踏的踩着水奔进来。伍六一扔了抹布就迎上去:“怎么不穿雨衣!”史今岂止是没穿雨衣,他穿的甚至不是迷彩服,而是板板正正的常服,浑身上下已经被浇透了。


"我刚从团部回来……"史今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表情有点茫然。


伍六一顾不得他说了什么,摸摸他身上:“你这样不行,得赶紧去冲个热水澡,不然会感冒!”


史今微微点头,顿了顿又说:“你跟我一起去洗,帮我擦擦背,成不?”


伍六一找一块用来遮枪炮的篷布披在史今和自己身上,推着他:“赶紧吧,有什么不成的!”


天已经晚了,又下着暴雨,别人都窝在宿舍,公共浴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角落里唯一开启的花洒下蒸腾出白色的热气,包裹缠绕着两个靠的很近的躯体。伍六一特意将水温调的高一些,为史今缓缓擦着背,虽然动作很轻柔,可能水温高的原因,史今背部的肌肤还是开始渐渐泛红。


伍六一静下来,才发觉今天班长和平常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又说不上来,就比如,从前一块儿洗澡的时候史今可从来没有请求他帮自己擦背……


伍六一胡思乱想着,没拿毛巾的左手不知不觉也按在了史今光裸的脊背上,原本低垂着头的史今轻轻颤了一下,转身取过伍六一手中的毛巾说:“我也帮你擦擦吧。”


“我就不、不用了吧……”伍六一推辞着,可是被史今不容分说扳着肩膀背过身去。史今按着毛巾停在他的肩胛骨中间:“我说班副大人,你能放松点儿吗,这又不是站军姿,你挺成这样,我怎么帮你擦?”


伍六一原本被热水浇热的脸此时更觉燥热,只得放松骨骼微微拱起背,心想班长今天真是太不对劲了。


史今一下一下的擦着,伍六一渐渐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舒爽过,没想到班长的手法竟然这么好,轻重有度,又有耐心,一些容易被忽略的区域也都仔细的照顾到。热腾腾的毛巾表面有些许粗糙,轻轻刮过肌肤恰到好处的同时刺激了少量的痛觉感受器以及……


伍六一忽然猛的向前收腰夹臀,头差点撞到墙上,吓得史今捉着他肩膀靠上去。“别、别戳我腰眼儿……”伍六一一边躲一边说。


“哎呦,对不起啊六一,不知道你那个地方碰不得。”史今想绕到伍六一面前,却被伍六一一个仓皇的转身又挡在身后。


“你没事儿吧?”史今的手又扶了上来,“让我看看……”


“班长,我……”伍六一抱着花洒面冲墙壁,向史今哀求着,却死活不肯转过身来。


史今不再吱声,片刻过后突然轻轻叹了口气。伍六一听到这声意味深长的叹息,简直想死的心都有,坚持了这么久,就是怕这一天的到来……


伍六一缩着身子呆呆的站着,发觉班长的身体从背后贴上来,班长的双臂从他腋下伸出环上他腰身,班长轻柔却灼热的鼻息直喷在他后颈。


“班长?……”伍六一颤着声儿喊史今。


史今不答,覆在他胸腹的手向下去够。伍六一一把捉住史今的手,紧紧闭起眼睛:“班长……”


史今把额头抵在伍六一的后背,闷声道:“怎么,你不想?”


怎么不想,天天想,做梦都想,想了三年了。“班长……”此刻却只会这么喊。


史今不去逼他,只低头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啄。伍六一抛下花洒,闭了闭眼,转身搂过史今推到墙上,整个身体压过去看着他。


看到史今的表情,伍六一明白什么都不用说了。史今的眼神真的和平时不一样,他那样的看着伍六一,像是已经特地准备好了要承载伍六一的一切。伍六一早已坚硬如铁的欲望紧紧抵在史今的胯部,和史今的欲望交叠在一起。伍六一觉得什么都不需要再说了。他捧起史今的脸,温柔又混无章法的吻过去。没有花洒浇下的热水,史今的身体微微发凉,伍六一紧紧抱住史今,只想用自己全身全心的火热将他熔化……


漫长的热水澡洗完出来,两人舍不得回宿舍,散步到操场看星星。


“今天我去团部,接一个命令,”史今转头看着伍六一,语气平静。


伍六一转身把史今抱住。他如何猜不着?他的班长今天这么反常。


史今像哄小孩似的一下一下轻拍着伍六一:“我就想着,不能我走了,咱俩还留着这么个念想……”


班长的心意,他怎么会领悟不到?伍六一没哭,只是稳稳的抱着史今。史今觉得,此刻的伍六一也和以往不太一样。


“你放心”,伍六一说道,“我现在已经有了更大的念想,班长。”


END

评论(11)
热度(37)
  1. 铁徐伍史叛逃鹅 转载了此文字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