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班长的武装带

伍史。痴汉预警。


伍六一迷恋班长扎武装带的样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最开始那个开关被触发的场景,是班长第一次给他们示范腹部绕杠,讲完动作要领,上杠之前,史今略抻了抻胳膊,缓缓将缠绕在右手上的武装带绑到腰上,潇洒利落的这么一勒——这事儿伍六一总也想不明白,论腰的粗细,恐怕自己的腰还要比史今的细一些,可当时那个瞬间,史今的作训服被那条平凡的武装带勒出一个凹陷的瞬间,伍六一觉得全身好几处地方都被烙铁烙了一下,嗓子立刻就冒起了烟。


直到后来伍六一发觉自己看史今的时候总要忍不住朝人家腰身处瞟,如果扎了武装带就目不转睛去数里面藏着多少衣褶,如果没扎就情不自禁要把自己的臂膀想象成那玩意儿自觉主动环上去,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并不是一时恍惚,而是打最开始就病入膏肓了。


伍六一一身邪火无处可发泄,只好玩儿命练腹部绕杠,有时候实在练得太猛了,晚上睡梦里居然梦见班长的武装带和自己在同一条杠上比赛着环。


后来史今察觉到他的不对头,某天伍六一正在杠上较劲的时候就过去站在旁边。伍六一跳下来,喊声“班长”,乖乖等着被问话。


谁想到史今说,看你练这个有模有样的,到底有没数过,一次能环多少个?


伍六一搔了搔头,大概五十个吧。


史今说,团里纪录保持者是六连的,一次能环一百个,因为这个,平时总对咱们耀武扬威,不如我明天带你去找他们挑战,挫挫他们的威风,如何。


听到有这种狠可以斗,伍六一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差点冲口答应,但是他一眼瞥到缠在班长手上的武装带,说出的话就变成,班长你再给我示范一遍,我就去,而且,保证毙的他们满地找牙。


史今奇怪的看他一眼,不明白自己的示范能有什么作用,他的动作已经相当标准了。但是史今没多问,他抽出武装带,系在腰上——正如伍六一所期盼的——潇洒利落的一勒。伍六一呼吸都屏住了。


史今矫健的跃了上去,有节奏的环起来,他的两条腿绷的又直又紧,每环一圈腰身就借力一挺,在腰臀间削出一道充满力量的弧线。伍六一不知不觉越站越近,仰着头痴痴地看。


史今环了三十几个,手撑在杠上顿了顿,撒手跳了下来。伍六一正瞧得入迷,眼见对方的身影突然降落,无意识的一个箭步冲上去,就这么将他的班长竖直接在怀里。


他一只胳膊托着史今的臀部,一只胳膊搂着史今的腰,抬头看到史今惊讶的脸。史今双手轻轻撑在他肩膀上,问,你,你这是干啥呢。


伍六一无言以对,怔了半天说道,我,我以为你掉下来了。


史今看上去有些恼,我明明是自己跳下来的,你能不能撒手先。


伍六一小心翼翼撒手,史今贴着他出溜到地上站住,伍六一于是在一瞬间闻到了史今脖子上的味道。


第二天伍六一和六连的人比赛,一口气环了二百多个。他从杠上下来的时候完全站不住,是史今把他抱回宿舍的。


回去他就开始昏睡,第二天醒来发现班里所有人都冲他暧昧的笑,而班长见到他,却避开了他的目光,还借故出去。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甘小宁和白铁军开始一唱一和的打趣他——你昨晚上睡觉一个劲儿要往地下翻你知道么。我们就商量着得找个什么东西把你栓在床上。然后你好像听见我们说话了,迷迷糊糊一个劲儿喊,用班长的武装带栓我,用班长的武装带栓我……


伍六一红透了耳根,撞开那俩人,一路狂奔到盥洗室一猛子把头扎进冷水盆里。


静止了几十秒钟,他猛地抬起头来,大口大口喘气,转身出去奔向楼梯。


别班战友看他一身水淋淋的匆忙,叫住他,你这样儿是要干嘛去?


去找我班长,伍六一回答。


既已担了虚名,老子干脆就豁出去。


END

评论(27)
热度(71)
  1. 南宫烈叛逃鹅 转载了此文字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