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我们(01:心似狂潮)

羽泉向。目测这会是一个特别真情实感的坑,这意味着——很可能这最终就是个坑了。我很少坑文,之前唯一一次坑文(朋友难当),就是因为过于真情实感了……所以……各自保重吧……】


如果有人问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哪一刻开始察觉到自己对对方动了“那种心思”的,两人的答案应该挺一致:《冷酷到底》之后,《热爱》之前。但说实话,这种披着“日久生情”的皮在事后自作聪明的去包装一个“一见钟情”的事件,自欺欺人的效果会格外惊人。所以,到了能让自己都“察觉到”的时候,其实一般都已经很晚了。“晚”的意思是——已经泥足深陷,再想往出拔,可就难喽……

然而这十几年来,并没有哪个人胆敢去问。

当然也没有人敢去问随之而来的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会对对方动心?事实上他们在一起十几年,所有人都会产生一个错觉:他们理所应当永远在一起,上天就这么安排的,这事儿不需要理由,就像天是蓝的,云是白的,亘古如此,没有原因。所以,这个问题与其说没人敢问,不如说,没人想的起来去问。

可真要问了,对给出答案的人来说也实在是一笔糊涂账。陈羽凡这方面,俩人初次见面,这个“只比自己帅一点”的胡海泉实在不足以轻易把原本直了23年的自己掰弯。就算那首“爱浪漫的”惊为天人,双层键盘闪亮酷炫,也不至于就把他的下半身也连带收服了呀……陈羽凡后来只能认为,这都是因为和那个人天天耳鬓厮磨在一起,又是只穿内裤面对面录 demo,又是一年到头在各种舞台上一起飙荷尔蒙,不对他发情,对谁发情?更何况,这个人浪漫起来能瞬间把他点燃,冷静起来又立马令他心安,抛的过瘾,接的稳妥,这样的身边人,上哪儿去找?

对胡海泉来说,除了音乐上可怕的默契和共鸣,陈羽凡整个人一直是让他很困惑,甚至感觉很神秘的。他爱陈羽凡的热情和执着,但这个人的天马行空,他的激烈情绪,甚至时不时展现出的双重人格,都让胡海泉很长一段时间感到不太能理解对方,不太能感同身受的去捕捉这个人生命的内在逻辑。可是一天天这么朝夕相对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胡海泉突然发觉自己可以理解他了,可以感同身受他的一切了,他不知道怎么发生的,只知道这一步一旦达成,“陈羽凡就像是一个钩子把我钩那儿了”,胡海泉后来在日记里这么形容。

无奈的是,很多事情,当事人不开口,别人永远也别想知道真相。更无奈的是,就算当事人愿意开口,也不一定就能把真相说圆满。

还是说回《冷酷到底》之后,《热爱》之前。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只是赶巧了,一连串不约而同的小线索小提示,放佛轻巧但连续的敲门声,同时把两个人的那扇隐秘之门敲开了一条缝。

好像也就那次一群朋友聚会吧,有男有女,女生在场,那帮平日无节操的小子们也不敢太过放肆,大家坐在一起边喝酒边聊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天儿。喝到微醺之时,一个女生冷不丁问陈羽凡,那首《彩虹》究竟是写给哪个女孩儿的。这个看似十分平常甚至有些无聊的问题,直接把陈羽凡问懵了,表面上可以事不关己的胡海泉,也懵了。

因为,自从《冷酷到底》发行以来,一直到销量即将冲破百万大关为止,竟然还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所有人都默认这就是一首普通的情歌,这世上的情歌千千万,并没有必要单单去好奇这首是写给谁的。可事实是,最初陈羽凡拿出作品小样的时候,明明白白对胡海泉说,这是送给他这个亲密搭档的歌。

至此,两人才恍然大悟,创作者和接收者之间,产生了一个多么大的误会——他们觉得光明坦荡的去诠释的兄弟之爱,在万千听者那里,却是没有歧义的男女情爱。这个误会简直匪夷所思,可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到眼睛上的布被摘下的那一刻,你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用手摸了千百遍确认无疑的柱子,其实是一头大象。

更要命的是,当时陈羽凡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据实回答,反而慌张的含糊搪塞了过去,相当于默认了提问者的预先假设:这首歌是写给一个心仪女生的。胡海泉诧异的望了一眼莫名红了脸的搭档,那一瞬间觉得自己脸上也在烧。这简直见了鬼。

再后来,大家都喝的有点嗨,无节操的德行在相熟的朋友面前也就懒得掩饰。不知道谁起的头,男生之间开始互相亲来亲去,当时黄征也在,他亲的最豪放,不一会儿就挤到陈羽凡身边索吻,于是俩人大方的嘴对嘴啵儿了一下,这个啵儿还被其中一个损友用相机抓拍了下来,成为抹不掉的黑历史。再然后,突然就有人嚷嚷,说哎呀涛贝儿和大炮你们俩还没亲呢,这太不应该了,快亲,赶紧的!所有人立刻跟着起哄,没心没肺的等着亲嘴游戏高潮的到来。

于是,陈羽凡和胡海泉在这个晚上第二次彻底懵了。

逻辑的吊诡之处就在于,你觉得你们这么熟这么亲密,开玩笑亲一个简直太不是事儿了,可就因为这么熟这么亲密,你们之间的互动方式已经渐渐磨合成型为某种定式,某个脚本,在这个脚本中从来没有亲嘴儿这个设定,这一刻突然要不按脚本来,你一下子觉得,对面这个人怎么变得陌生了?不对,不是人陌生,而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怎么突然就变得陌生了?

然而他们还是亲了,亲的还算利索——不亲没道理嘛,不亲太说不过去了,没有人能相信,他们俩会亲不下去。

当时那一下嘴唇相触的感觉,陈羽凡和胡海泉事后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可是,那个瞬间两人心中毫无预兆翻起的滔天巨浪,直到如今回忆起来,还是那么汹涌澎湃。

爱情来得太早,早的谁也没听到。那个秋天,有人开始心事飘摇。

TBC

评论(10)
热度(11)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