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真面目(上)

三周年小段子,羽泉向,平凡黑社会x平凡小白领,无三观,随便一乐。


加班到深夜的胡海泉跳下公交车,拐进黑漆漆只有零星几盏昏黄路灯的小巷,困乏的脚步显得有些深浅不一。他顺手扶了扶遮挡住自己大半脸的PM2.5口罩,半阖起眼睛,打算靠嗅觉摸回巷子深处自己的窝。

就在这时,一团黑影攸的从脸前掠过,紧接着噗通一声,又唰唰唰一阵脚步响,等胡海泉回过神来,只勉强捕捉到一个瘦削的身影没入前方不远的暗处。

胡海泉下意识站立不动,头顶上方突然又来一个炸雷:“哎!那人跑哪儿去了?”胡海泉仰起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骑在矮墙上的壮汉,茫然的睁大眼睛,“啊?什么人?”

“草!别他妈跟老子装蒜,那地上不是他的墨镜?要不要我逼你说?”

壮汉气的发疯,在他眼里胡海泉就是个装疯卖傻一心要给自己使绊儿的蔫儿坏文弱书生,哪知对方已经连续36小时加班没合眼,并不是有意要脑子当机。

极度困倦之下受到连续两次惊吓的夹击,反而让平日胆小的胡海泉在此时分外镇定,他只闪过一个念头就克制住了自己往前方看一眼的冲动,转而毫不犹豫的抬手指向身后。

“算你小子识相!”壮汉恶狠狠地说完,又恶狠狠地翻墙跃下,几个起落,巷子重又恢复平静,一切犹如梦境。

那人不知从哪儿闪身出来,也不看胡海泉,径直走到近处拾起墨镜架在鼻梁上,这才转头上上下下打量他:“哥们儿,谢了啊。”

胡海泉虽受了惊吓,仍一心只想回家倒头大睡,只略一点头,便埋头往前走,没走两步,又听身后那人喊道:“你叫什么名字哥们儿,我得谢你啊。”

胡海泉一阵心烦,又有点害怕,并不搭理,只加快脚步。

谁知那人蹭蹭蹭竟然追了上来,不远不近跟着他,一边拖着油腔:“哥们儿你对我仗义,好歹也要让我仗义回去吧,我叫陈羽凡,你叫什么?住哪儿?……”

胡海泉听到“住哪儿”三个字,猛地停下脚步,心叫糟糕,瞌睡糊涂了,竟然把一个小流氓不知不觉领到了自己家门口。

陈羽凡这时也察觉到俩人停在了一个单元楼门口,飞快暗记下楼门号,嘴上并不说破,反而继续扯皮:“兄台你就算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好歹脱了口罩让我看看啊,连救命恩人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以后我就甭想睡着觉了。”

大概是“甭想睡着觉”几个字触动了此时的自己,又大概是想尽快摆脱这个陌生人的纠缠,胡海泉无奈摘下口罩,边摘边嘟囔:“话说前头,我可不是你什么救命恩人啊,从此你不来烦我就好……”

后面陈羽凡有没有再说些什么,自己是怎么恍恍惚惚上楼的,怎么铺开被子躺下的,胡海泉已经一概不记得了,只知道睡了个天昏地暗。

他茫然不知,那晚在他们分别后,陈羽凡立在楼下又多等了两分钟,直到看见此楼302的住户亮起了等,才转身离去。

他也不知道,陈羽凡看见自己的真面目之后,果真睡不着觉了。


评论(7)
热度(13)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