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救赎

【不是文】【不是乐评】【什么都不是】【是花痴】【难以用正常语言表达的花痴】【……】


“无论发生什么/我相信/用心的爱”

黑暗中,一把嗓音递来,声源稳当,却远。

“好像是在做梦/挣扎着醒不过来”

仲秋的凌晨,几缕微风足以激起毛孔的警觉,黎明前最黑的黑,最暗的暗,千万别在这要命的时刻梦醒。

“或许没有了感觉/连个拥抱都忽略/或许对爱不了解/怪我们无动于衷”

声音有些喑哑,颤抖,这个声音好熟悉,属于哪个年代久远的少年,再听又不像,少年孤独,但不凛冽。

“哦对/是我莽撞/是我害怕失去才逞强/从不相信会有幻觉/然而一切太像幻觉”

天光在一个瞬间破入纯黑的时空,四周都被灌入了划破时发出的金属声,不尖利,反而像一堵巨浪之墙,正缓缓迎头拍下。墙幕之下,那人的身影出现。

“为了爱用心掏肺/无奈歇斯底里地责备/心里面那些不安/闭上眼会有答案——”

他身形单薄,衣衫整洁但没有颜色。他是一块没有温度的石头立在那儿,唱,低着头,唱。他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少年。

“吗——”少年抬起头,大声唱。

“吗——”少年仰起头,竭声唱。

“吗——”少年弯下腰,再唱上一个台阶。

“究竟发生了什么/连句爱我都变涩”

少年缓步向前,走在难以亮起来的清晨,走在树叶落不下去的风中,他的长发已剪去,额前的短刘海再也不会遮住眼神。

“如果没有了念头/说什么都像是借口”

少年继续向前。他的身体不是没有温度的石头,而是一块炭石,披着矿物独有的光泽,黑色的缝隙中央跳跃着红色的火苗,外周却散发着一路上收集的凛冽。

“心痛时像被撕碎/很难忘的滋味/沉默若也算表白/放开手也该算是爱”

他抬手去掩胸前的衣襟,掩住胸口狂舞的火焰。

“哦对/不能绝望/至少让自己心存奢望/从不相信会有幻觉/难道一切真是幻觉/为了爱用心又掏肺/无奈歇斯底里地责备/脑海里那些片段/闭上眼都是碎片”

少年越走越近。少年不是少年。男人走在渐渐亮起来的清晨,走在叶落归根的风中。

"我好像又看见了你/捧着你吻你的嘴"

太阳跃出地平线,光明倾泻而下,浇熄了他胸口的火焰。男人回来了,带着从前的眼神。

少年回来了,带着出发时没有的凛冽。


评论
热度(6)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