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圆寸(下)(泉羽!!!!!!)

作者任性的中途改了CP向,抱歉,羽泉不逆的小伙伴千万别进。同(上)一样,仍然无情节无逻辑,OOC。

——

——

——

——

——

——

——

——

——

——

——

胡海泉花式劝(逼)说(迫)陈羽凡剃成圆寸头的努力并不全都付诸流水,还是收到了很好的副效果,成功的改掉了陈羽凡身上的许多顽疾,比如——

“再让我看到你熬夜你就给我剪成圆寸去!”bia叽,十点老实上床了。 

“再让我抓到你抽烟你就乖乖去把头发给我剃光!”咣当,戒烟了。

“路遇不平不打电话报警直接动手你就奔理发店包扎伤口!”……

于是,陈羽凡又一次热血冲脑见义勇为挂彩回家之后,每一秒都在为自己命途堪忧的长发默默哀嚎,都没注意到正为他细心包扎的胡海泉脸色铁青。

直到终于发现胡海泉的双手在微微发抖,陈羽凡的思绪才从自己头发上移开。那一刻他心痛不已,为了一时正义感的冲动而让最亲爱的人担心焦虑,而对方连一句责备都没有,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包扎好后,自知理亏的陈羽凡默默找来剪刀递给胡海泉,指指自己头发低头不语。胡海泉盯了那把剪刀片刻,却缓缓将其放到一边,然后开始动手解自己腰间的皮带。

那天是有史以来陈羽凡被胡海泉折腾的最惨的一次,直到一个星期之后挂彩的地方都长好了,陈羽凡还得呲牙咧嘴的坐卧起行。“你丫平时体力差都是装的吧!”陈羽凡只能心里暗骂。

骂归骂,一向诺出必行的陈羽凡后来还是自个儿找了个造型潮店给自己拾掇了一款标准的圆寸头。刚拾掇完就有点后悔:这镜子里这人还能看吗?靠谱儿吗?我家胡大炮真喜欢这款式?我怎么就那么别扭呢?就这样一路嘀嘀咕咕回了家。

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的陈羽凡脑子里只有两个念头:

看来这圆寸确实靠谱儿;

老子幸亏是把上次的养好了才去的理发店。

(完)


评论(13)
热度(15)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