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羽泉哥哥(无差)

这是一篇感谢文,感谢妹子@珲春三中刘佳佳 帮我画的《羽泉哥哥》,鉴于妹子年龄貌似很小以及纯歌迷属性,这会是一发清水小甜饼,校园AU。


在所有人眼中,陈羽凡和胡海泉是学校里天生的死对头,虽然他俩其实从来没有茬过架,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互相不说话,也能成为两个人之间不对付的证据?本来不能,但偏偏他俩都是有众多女“粉丝”的校园风云人物,且“粉丝”数量和战斗力势均力敌。这两拨“粉丝”如果壁垒分明势不两立,真正的当事人也就难逃江湖恩怨。

所以这些粉丝的日常交zhan流dou到底是怎样的情形呢?

——“我们家羽凡的球队今天又赢比赛了,羽凡一人进仨球,第二个球踢进去之后竟然还来了个凌空后翻,太TM帅了!你没看见那脖子里的汗流的……”

——“瞧瞧她们,至于花痴成那样儿吗?本来斯斯文文的姑娘,一口一个TM,WC,真是饭随爱豆,还是咱们家海泉颜值高又温柔还有文艺气质,哎呀上个月他的那场钢琴独奏我到现在还天天回味呢……”

——“道不同不相为谋!别跟那些没审美的矫情家伙一般见识,她们哪懂什么叫真汉子啊……”

——“……”

你们看,这样的情况下,虽然偶尔陈羽凡也会被胡海泉的粉丝撞到放学后跑去学校的音乐教室独自苦练吉他,胡海泉也会被陈羽凡的粉丝瞄到经常在课间捧着手机玩儿足球游戏,但“这两个人是一山二虎有他没他”的结论依然坚不可摧。

直到后来,在一次全校的联欢晚会上,胡海泉表演完自己的节目,回到台下当了十几分钟观众,却只觉闹哄哄的百无聊赖,还得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秋波暗涌,于是瞅空偷偷溜出来,爬到顶层一个不易被察觉的角落躲清静。夜色中脚步匆忙,直到闻着一股烟味儿才猛然发觉这里还有别人。那人听到动静转过身来,赫然是陈羽凡,指尖的香烟明明灭灭。

胡海泉先是惊讶,然后微微皱了皱眉,因他从小就不习惯烟味儿,然而对方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灭了手中的烟,搔着头清了清嗓子,似乎颇有点抱歉。只这一瞬胡海泉对陈羽凡好感大生,主动搭腔道:“你在这儿耗着,不会也是觉得晚会无聊吧?”

“是挺无聊的,”陈羽凡洒脱的撇嘴笑起来,“不过……你的节目不无聊。”

后半句话让胡海泉颇为惊讶,因为这说明陈羽凡刚才看了他的节目,而他的节目其实很靠后,联欢晚会的时间控制又向来没准儿,陈羽凡很可能是从开场就一直等着看完他的节目才逃出来……

正在胡思乱想的当儿,陈羽凡冷不丁又问他:“其实不只这联欢会,那些人,也挺无聊的吧?”

“啊?”胡海泉有些摸不着头脑,“哪些人?”

“嗯,就那些,天天嚼着咱俩舌根的,咳,我不知道怎么说了,我就是觉着,日子过得好好的,别人凭空替你安一个假想敌,真是又可笑,又有点憋屈……”

“兄台,你这话说到我心里了。”胡海泉不假思索回了这么一句,气氛突然就变得微妙起来,这种微妙被两个人同时捕捉到,于是沉默占据了片刻。

还是陈羽凡又搔了搔头:“这个周末,你愿意跟我去电玩城打足球游戏吗?”“不愿意,”胡海泉摇了摇头,“其实我更想亲自上阵踢。”“那有什么问题?我让你来我的球队,踢个边后卫,不太显眼,一准儿行。”“那敢情好,那你以后练吉他也可以叫上我,你那吉他弦都没调过我真是有点儿看不下去……”

很久很久以后,这个学校的学生毕业了一茬又一茬,却还是口口相传着名叫“羽泉哥哥”的传说,说是有两个很有才华的学长,一起踢足球,玩儿音乐,总是形影不离,而跟他们同届的很多女生,心脏和视力都不太好,据说是因为她们的男神偏偏要和她们看不上的死对头在一起,集体被伤了心。至于为什么视力也变差,就众说纷纭,成为一个届届相传的谜题了。

(完)

(重要1:文中对“女粉丝”的调侃纯粹出于剧情需要,主观上并不包含任何对女性群体的偏见和歧视

重要2:本妇女脱离中学校园已很久很久,写的出戏望原谅。)


评论(5)
热度(11)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