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已停产),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书与枪

段邢小段子,但重点大概不是CP,重点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梗来源:团长时期,康导给几个主演房间配了真枪。


段龙难得有时间去邢雪松的房间坐上一坐。每天拍完戏,浑身骨头像被抽空了一样,踩着云端高一脚低一脚的摸回自己屋,脸扑进枕头里,直接昏死过去。

偶尔也有累过劲儿的时候,这才知道入睡也需要最低限度的体力支撑。正好,端一盏红酒去敲邢雪松的门,反正这位领闲主演八成又在窝着读书。于是,一屁股栽进沙发,你看书,我抿酒,不用费力气说话,彻骨的疲劳反而有了一份依托。

几次下来,段龙发现一件事,搁在邢雪松床头柜上的手枪,位置从未变过。他能注意到这种细枝末节,纯粹是因为那把枪的姿势实在有些惊险,半截枪管悬空,虽然看着不至于掉下来,但很扎强迫症患者的眼。

“哎,你这枪——,你不会还没摸过吧?”他捏着酒杯,懒洋洋的拖着一贯的长音。邢雪松抬起头——他就算看书也从不弯腰——有些惊讶这人今天怎么有力气闲聊,“呃……”一时没反应过来,“拍戏的时候天天摸,干嘛没事还摸它?”

段龙晃了晃脑袋,轻笑一声,也是,邢雪松不是他,拍戏有章法也敢于无我,但一般不会真的魔怔,进组头一个礼拜天天把这冷冰冰沉甸甸的玩意儿揣在被窝里睡觉,也只有段龙干得出来。

邢雪松盯了他片刻,见他脸上醉意朦胧,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就有些傻气的笑一下,又低头去翻书。

只读了半页,段龙又开腔了,这人今天还真是话多,但他只蹦出两个字:“奇怪……”

邢雪松只好捏着书页,抬起头搭腔:“怎么奇怪?”

“……虞啸卿很配他的枪,邢雪松也很配他的书,这有点儿奇怪。”

邢雪松皱眉,这已经是彻头彻尾的醉话了。他索性把书搁下,起身走到段龙跟前儿,弯腰端详这张脏兮兮的炮灰脸,又噗嗤笑出来:“邢雪松难道不就是虞啸卿么?”清醒着跟喝醉的人一块儿说一些醉话,突然也有点有趣的样子。

“不是……是吗?”段龙居然操起了话剧腔,反问得认真,令近在咫尺的邢雪松一怔。

段龙的目光里微微透着龙文章式的耐人寻味,倒化学反应般激起了邢雪松的气场,“那要怎样才能证明?”语气是邢雪松一贯的平淡温和,但一个无意识的摊手动作莫名散发着虞啸卿的余味。

段龙真的低头思考了一下,“好说,你现在,去拿那把枪,你一拿枪,我就知道了。”

“就这样?”

“就这样。”

邢雪松摇头笑了笑,走去床边拿枪。段龙一双醉眼目光炯炯。

他拿起枪,搁在掌心颠了颠,用拇指移开保险,紧接着另一只手握住枪管,眨眼间拉动滑块上膛。枪机就位的声音在波澜不兴的夜色里激起涟漪,段龙一阵目眩,放佛喝下肚的那些红酒直至此刻才突然全部涌上头。

邢雪松无奈又带着点不易察觉的调皮,笑着抬头看他:“这就看出来了?他俩是一个人吗?”

段龙张了张嘴,一时答不上来,但他突然有点想看虞啸卿读书的模样了。

End

评论(6)
热度(19)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