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已停产),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舅x伍六一。水仙小段子,大概有点OOC,嗯。祝各位新年快乐!


伍六一在明晃晃的阳光中醒来,枕边是空的,心中一慌,腾的跳下床,就看见阳台上被纱帘遮掩的背影。他松一口气,瞧了一会儿那人一身白衣白裤云淡风轻的样子,这才扶着腰,缓缓走到邢雪松身旁。

“……你怎么拿我烟抽……”

邢雪松回过头,伸手去摸摸伍六一压了一夜有些不乖的头毛,笑,“醒了就去吃早饭。”伍六一这时才闻到香味,隔着卧室瞧一眼,煎鸡蛋和粥冒着热气,端端正正摆在餐桌上。

“嗯……”他没动,还盯着邢雪松手边原本属于自己的那盒烟,但是肚子偏偏这时不争气的叫了两声。邢雪松就不怀好意的朝他弯起嘴角,伍六一脸一红,逃也似的去餐厅。

邢雪松掐灭烟头,不紧不慢的跟他后面,“那烟少抽点儿吧,不是青春期了,又不酷。”

伍六一坐下,先梗脖子,“你不也抽了吗?”

“我三十四,你才二十四,能一样吗?”顺手夹了两片煎培根给他。

“是不一样,您老人家了嘛!”伍六一懒洋洋的反唇相讥,将一整颗煎蛋夸张的塞进嘴里,美滋滋的嚼着。

“慢点儿吃,当心噎着!”邢雪松似是毫不在意这家伙的毒舌,反而举起那盒烟晃了晃,塞还到伍六一的外衣兜儿里。

饭后伍六一去洗漱,邢雪松刷碗,还没刷完,就听到伍六一收拾零碎穿外套的动静。他一呆:“这就急着要走?”

“嗯……得赶在中午前回队里报到,”伍六一有些吃力的弯下腰穿鞋,“下周末我就不来了,有考核。”

“周末考核?”

“……是周一,”伍六一直起身子,有些闪烁其词,“我想……预先留些体力……”说着耳朵尖儿也红了起来。

邢雪松瞧他一副难言之隐的模样,明白过来,在围裙上抹干双手,走上去搂过伍六一,手臂环上他的腰,突然用了些力去卡。

“哎,咝……”伍六一一瞬间全身骨骼都支棱起来,只那一圈细腰,被施了魔法一般忽的一软,这一软,让邢雪松条件反射似的心脏猛跳了几下。

“作死啊,你这人……”伍六一埋怨着,尾音不由打着颤儿。

“嗯……”邢雪松嘴唇凑近他耳孔,亲密的接触轻易唤起伍六一昨晚的身体记忆,“你刚刚,不是还说我老么?”

“衣冠禽兽!”伍六一逃出门才想起来骂出声,接着他就收到一条来自那“禽兽”的短信:

“下次在床上性子别那么烈,腰就不会疼。”

End


评论(4)
热度(17)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