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无题

邢张小段子,没啥情节。最近突然有点沉迷温柔舅攻……


张欣欣不喜欢邢雪松随便亲别人的坏毛病,发作过几次,邢雪松好脾气的答应下来,亲倒是不再亲了,但动不动就搂人肩膀,趴人背上的小动作反而变本加厉起来。张欣欣气结,这人是有多蠢,连举一反三都不会。但他没再发作,邢雪松不擅言辞,却比大多数人更加沉迷温情,念及此,便不忍心剥夺他表达温情的独特方式。而那一缸一缸的醋,自己喝了也就喝了,权当软化血管延年益寿了。

到底还是心有不甘。当年在士兵剧组,就因为邢雪松亲了他,并且以为邢雪松只亲过他一个人,张欣欣才会一头栽进情网的,没想到只是单纯的撩,哦,让邢雪松说的话连撩都不是。不是就有鬼了!小太爷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撩的。一世英名,可惜了了。

张欣欣一旦纠结起来,也够喝一壶的。自己的性子自己知道,没事拧巴一下,矫情一下,调皮一下,可邢雪松居然就从来没有哄过他,一次也没有。也就是替他把茶泡好,把猫撸好,把书整好,把靠垫拍好。每每看着邢雪松不紧不慢做完这些事,张欣欣这气想撒也撒不出来了。

记得有一次在街上张欣欣和邢雪松赌气,那时俩人穷,共骑一辆电动摩托。 张欣欣跳下车,不辨方向撒腿就走,邢雪松“哎哎”叫住他,张欣欣停下来等着他赔不是,却只听到这人一句“我送你回去吧”。张欣欣假装平静:不用了,我还是自己走吧。邢雪松转转车把手,看着张欣欣温柔的说:那好,随你。

我去!小太爷真是见识了!“随你”!可后来每每回想起这个场景,张欣欣却咂摸出一种不一样的滋味,怎么形容呢,挺帅的。表面上他似乎渴望轰轰烈烈热如炼钢的爱情,其实骨子里最是不驯,邢雪松真要是烈火,他张欣欣早逃到十万八千里外了。也就这么温温吞吞的羁绊,能让他从身到心安定下来,不至于有一天真把自个儿作死。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吧。

End

评论
热度(10)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