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虎口脱险

伍史小段子。毫无逻辑。史今退伍,伍六一进老A设定。


史今被银行抢劫犯用枪狠狠盯着太阳穴的时候,双手微微发抖,但不是因为害怕,只不过是离开火热的钢七连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自己平凡的人生还能有这样激发血性的时刻。

歹徒凶狠的挟持着他,但大部分注意力却放在了对面五十步开外的警察身上。双方正在徒劳的谈判,拉扯。史今捕捉到警察扶了一下耳机的动作,狙击手该就位了,他下了判断。

下一秒,他的眼睛被一束光微晃了一下,他差些惊慌失措,但很快镇定下来,微微低头,那束光斑正静静停在他的胸口。躲在身后的歹徒仍然全神贯注的与警察对峙,这给了史今开小差的机会。

光斑开始缓慢而从容的移动,向下移到他的腹部,然后划过一道弧线,划到他右手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虎口,然后稳稳当当的定在那里。

史今恍惚起来,又变得很明白,明白对面的狙击手是谁。

在钢七连的时候,他和他的班副常常聊一些很私密的话题,比如,有没有和姑娘接过吻,什么的。伍六一说没有,史今也说没有,然后史今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神秘的继续说道,虽然还没能和姑娘接吻,但他私下里其实常常练习。“喏,就是用这个地方”,说着举起右手,给伍六一展示拇指和食指之间虎口处那一块薄薄的软肉,“自己和自己练习。”

伍六一瞪大眼睛:“这……这也行?”史今微微得意:“不信你试试。”伍六一听话的对着自己的虎口试了几下,“嗯?什么感觉都没有嘛!”史今只是看着他乐。伍六一仍然兀自奇怪:“难道你的虎口和我的虎口长得不一样?”他拿过史今的右手,掰开他手指凑近了研究。“当然没什么不一样, 你笨而已——”还没说完,伍六一就一口咬在史今的虎口上……

光斑活起来,开始围绕着他的虎口跳跃,一下,两下,三下,然后又静止下去。史今屏住呼吸,光斑向上移动,一路行进至他的眉心处,如接到指令一般,史今此时开始默数——

一,

二,

三。

史今偏开头,很快但是很温柔,似乎只是为了转过脸去和歹徒说句突然想到的家常话。

枪响的声音比子弹后到,几乎湮灭在歹徒直挺挺扑地的闷响中。对面的一干警察表现的专业而镇定,丝毫不奇怪特种部队的狙击手能如此干净利落。

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史今小声念叨一句,转过身举起右手,轻抿一下自己的虎口,然后甩开手臂,朝开枪的方位送过去一个飞吻。

End

注:与自己的虎口练习接吻的梗来源于蔡康永的书《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评论(6)
热度(19)
  1. 阿飞的小铁剑叛逃鹅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太甜啦啦啦!!!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