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鹅

羽泉夫妇,舅all,all舅。杂食无节操。

英雄 or 美人?

高等 x 林峰。不是什么正经的文,一个夹带私货的小段子。


林峰曾无意中发现高等私藏的一个小本子,翻看了几页之后才发觉,这个吊儿郎当的徒弟居然是个很不错的画手,大多是简单的素描,但是画什么像什么,寥寥几笔都极有神韵。

然而再翻几页,林峰老脸暗暗红起来,因为高等所画的对象绝大多数是他,比例高的不正常,绝不正常。画他坐在泥土里排雷,画他背着背包操练,画他凶巴巴吼人的样子,画他沉思凝神的侧脸,还画他……刮胡子,下巴微微扬起,泡沫涂了半边……

林峰一阵心跳,啪的合上那个不起眼的本子,又忍不住重新翻开,耐着抓心挠腮的羞耻和好奇继续往后翻,翻到一页,高等在上面画了两个他,分居于页面的对角,一个是他双手握一柄小巧的手枪瞄准的姿态,另一个则是他单手捧着一盆刚刚盛开的狼山兰在胸前。这一页格外醒目,因为还配了两行文字:“美人持宝剑,英雄捧鲜花。”

……

高等深夜才从山下办完事回来,发现林峰居然坐的端端正正在屋里等他。“怎么还没睡?不会是为了等我吧,嘿嘿……”高等仔细的察言观色,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林峰把盛了热水的杯子推给高等,才不慌不忙发问:“为什么是‘美人持宝剑,英雄捧鲜花’?”

高等一愣,暗叫一声“糟了!”勉强镇定自若的答道:“嘿嘿……你……你看到我画的画儿了?那个……我觉着吧,美人容易引人争抢掠夺,与其……与其指望别人去保护 TA,不如给 TA 宝剑在手,自己保护自己。至于英雄么……是希望已经成为英雄的人,在今后的日子里可以不用再去流血牺牲,只要享受鲜花掌声的陪伴就好……哎嘿嘿,都是我胡编瞎造……”

高等紧张极了,惴惴不安的等待林峰更加致命的质问,谁知林峰听了他的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似笑非笑的问他:“那么,我是美人还是英雄?”

高等不知不觉松了口气,换上平时的嬉皮笑脸:“这个嘛……作为林班长,你是英雄,可作为林峰,你就是美人咯!”

这种赤裸裸的调戏换来林峰的瞪眼锤桌是意料之中的,只见林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便要起身离去,到门口却停步,硬邦邦留下一句:“我不是英雄”,这才摔门而出。

高等乐呵呵的挠头,嗯,是不是英雄没关系,是美人就行了!

……

很久之后,在俩人的“新婚之夜”,高等突然想到了这个小本子,兴冲冲找出来,冲林峰嚷道:“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翻到真货啊?”见林峰一脸懵,忍着乐翻给他看,翻过排雷操练沉思刮胡子,翻过“美人英雄”,再往后的内容林峰当年没有翻下去,这天终于还是看到了——他的luo体,各种姿态,各种角度的luo体,整整占了那个本子后面的三分之二。

高等不理会林峰此刻丰富的表情,自顾自欣赏完自己当年的大作,合上本子,得意的搂上来:“哪,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美人咯……”

End

评论(8)
热度(15)
© 叛逃鹅 | Powered by LOFTER